有风驶尽的神气/许国伟

以民主行动党为主的槟州政府,踏入第二届的执政期,面对的批评明显较第一届时多了。

当然,槟州政府或行动党领袖乃至其支持者,依然能把各种批评都指为是国阵或亲国阵的人在污蔑与攻击他们。只是,在这一片充满政治情绪与语言的喝骂中,教人想问的是,成为权力新贵的行动党领袖,还记得他们是怎样起家的吗?

有一名火箭的基层朋友曾说过,DAP靠的是一双腿,不是靠着一张嘴。

是的,当火箭还是完全在野时,多少领袖与基层是靠着一双腿,勤走入民众,聆听民众的心声,向民众分享理念,痛斥时弊苛政,构画改革的愿景。民意与改革,是火箭立足与起家的两个主要因素。

开山云填海影响深远

民意的支持,是因为这个政党与领袖能背负人民的热情与希望;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不同于国阵的政府。

2008年3月8日那一晚的兴奋与激情,今日仍教不少人难忘;只是今天看到槟州政府及部分领袖的言谈行为,恐怕也让不少人沉默了。

PG1违例停车,可以归类为小事;换官车课题,也可说小题大作;乌巴鸟风波,也能说不是大问题;出差带夫人,也能拗是国阵旧例;屠杀野狗,也可视为非常手段。可是,卖地、填海、廉屋、铲山、隧道等这些深刻影响环境及居民的事,就真该慎而重之。

槟州政府及火箭领袖,一路来民意都很高,民气固然可用,但不意味有风就能驶尽。例如最近槟州议会发生的填海前先征询民意的表决事件争议。

当然,对行动党槟州政府来说,他们是以这样的角度来看事,包括国阵过去也填海,填海已有公共咨询与环境报告,这是巫统的阴谋等等。

不能失去内部反省

如果换成执政的是国阵,提出动议的是火箭,然后这项动议遭否决,尽管国阵也提出同样的解释,火箭会接受吗?而火箭要征询民意的动议一遭否决,又会引起多大的舆论效应?火箭领袖会如何抨击对手罔顾与抹杀民意?然后又会如何大动作声援支持自己动议的对方阵营议员?

当然,这只是假设,但从角色的转换,不也让人从另一个角度省思,部分行动党领袖是否在不自觉中,因为当官久了也染上习气,就像柏杨说的掉入酱缸一样,一些行事作风乃至思维态度,变得跟他们曾经批评的国阵越来越像了?

虽然填海课题是个公说有理婆说也有理的争议,但折射出来的,恐怕就是高高在上的权力新贵心态问题了,即民意在他们心中,究竟还有什么意义?是真正在乎人民的生活与利益,或只是一张张选票?

作为一个号召改革的政党,行动党最不能失去的,其实是党内的自省与反对的声音,唯有如此才能避免掌握权力后,渐渐听不进不同的声音,结果远离了民众而不自知。

就像郑雨周,固然可以批评他不服党规,程序有误,但他坚持理念,还有敢做敢冲,这不是行动党过去一代又一代人的风骨表现吗?这不也是行动党过去会赢得民意,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充满希望的因素吗? 

换了位子走路神气

如果像郑雨周这样的理想之士,只能沦为当权派的眼中钉,只会让更多人沉默了,而独剩要上位的人抬轿造势,坚持理念与务实服务的人沦为边缘。这绝不会是任何寄望改革的人所要看到的。

这也让人想起罗嘉文的一篇短文“请不要熄灭你的热情”,他曾是民进党中坚分子,因为批评党及领袖而遭痛批及围攻,终心灰意冷退党。

文中有一段写道:“我一直在想民进党的核心价值,不就是改革吗?我们奋斗打拼的,不就是要建立一个不同于国民党的改革政府吗?我始终相信也坚持这点。不是我背离,我仅是持平的,讲最基本而浅显的道理,这道理正是民进党最传统而重要的——坚持改革立场。”

今天槟政府尤其火箭领袖,还记得当初的民意支持是怎么来的吗?还记得改革所为何事吗?换了位子走路有风有神气,只是真的别驶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