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独家报道胡耀邦丧事
老记者韩凯被令写检讨

韩凯(右)1989年与胡德平在胡耀邦家中的灵堂留影,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到现在。

(北京22日讯)中共中央20日隆重举行纪念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诞辰百年座谈会。

香港《明报》22日刊出中新社退休记者韩凯的文章,忆述26年前因写胡耀邦病逝新闻稿《在胡耀邦宅邸灵堂前》而被要求写检讨的前前后后。

韩凯表示,这篇稿是中新社在耀邦病逝后对外发出的第一篇报道当晚家中悼念现场的通讯,但受到上级的追查和严肃批评。

稿件惊动中央

“这篇稿如实地报道了各界人士第一晚在胡家灵堂沉痛悼念耀邦的情景,经过中新社的审稿流程,及时播发至国内外。”

“客观地说,并不是因为写得好,实在是众多海外媒体当时得不到更多资讯,便成就了这条稿,成了独家的抢手货。”

发稿的次日上午,韩凯被叫到总编室,被告知中办的红机(中共内部联络的保密电话)来电话,说那篇稿惊动了中央领导机关,查问“这是谁写的?谁批的?存在严重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

还批评说,稿件中去灵堂吊唁的人,改革派多了,保守派少了。

“在中国,不写检讨不是好记者”

韩凯答应写检查(即检讨)。检讨初稿极力辩护,被领导退回,要求“端正端正态度,再好好重写”。

于是,韩凯给自己挑选一顶顶“帽子”:平时学习不够,采访经验不足,遵守纪律不严,政治敏感不高,把握不好这么政治性强的报道,只注意新老干部搭配,没有考虑到改革派和保守派。

自己也硬着头皮来了句,“在我心目中,就没有改革派和保守派,希望再予指正”。这份套话检讨经过领导修改后,通过国务院侨办报上去,就再无下文。

“这些年,我一直为有幸发出这篇报道耀邦丧事的独家稿件而欣慰,也为报道耀邦所写的那篇检讨而自豪!因为不少朋友都鼓励我说,在中国,不写检讨的记者就不是好记者!我的确当真了。”

韩凯(右)今年较早前与胡德平的合影。

韩凯父亲沉冤胡耀邦助平反

韩凯透露,“父亲沉冤20年之久”,多亏胡耀邦亲自批示并督办,“方得以平反”。此外,(胡耀邦之子)“胡德平与我在中纪委工作的姐夫是北大好友。”

韩凯几经辛苦,获准到胡家吊唁,赶到中南海附近的会稽司胡同口,胡家四周已是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人,不少媒体同行抢占位置抓拍前往吊唁的人群。

韩凯急步走进庄严肃穆灵堂,一眼就看到胡德平大哥,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泪流满面,竟一时难说句完整的话来。

他拉着韩凯站在有两名解放军礼兵护卫下的胡耀邦同志遗像前,合影留念,这张照片珍藏至今。

胡启立在录制纪录片《胡耀邦》时失声痛哭。

录制纪录片  胡启立失声痛哭

中央电视台第一台从20日晚开始,于黄金时间播出5集文献纪录片《胡耀邦》,该片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中央新影集团联合摄制。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片重点内容在于第4集讲述胡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经历,政治局前常委胡启立在片中出现,并在录制该片时失声痛哭。

胡启立回忆胡耀邦曾对他说,贪污腐败、以权谋私能否制止,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

胡耀邦一连用了3个“最”字说,这件事要用“最大的决心”、“最大的毅力”、“最大的坚韧性”狠狠地抓,坚持到底,还说“抓这件事情不能讨好,不能怕得罪人”。

胡启立20日晚也有出席中共中央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的座谈会,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副委员长顾秀莲同坐。

“胡耀邦影响我最深”

胡耀邦诞辰90周年时,胡启立曾对中国官媒说,人生70多年,对他影响最大、最深刻的是胡耀邦。

纪录片《胡耀邦》的各集主题分别是:《从“红小鬼”走来》、《锐意求真》、《春风化雨》、《公仆情怀》和《大地之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