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郑雨周如何殉葬/黎添华

民主行动党的郑雨周因在议会上支持了巫统的动议,结果孤身惨遭党围剿之余,来临29日的党选是否能够顺利参与,更仍是个未知数。但,若他真的无缘参与党选,甚至在党选时遭党员审判,那他也算死得漂亮。

第一,可否想过为何这个动议会被议长刘子健接纳?议长如果当初不接纳的话,那么,议会就不会有记名投票,郑雨周更不会陷入两难局面,以致最后与党背道而驰。然而,问题不在刘子健,他过去几年来积极推广议会改革,加长议员问答时间、提出评估议员制度,今次的接纳更被视为检视希望联盟是否真的三权分立、是否党政分家的一种做法。明乎此,他接纳巫统动议不仅没有错,更是他致力改革议会的努力,创下历史,值得一赞。至于哪些政党无法做到党政分家,大家不言而喻。

第二,就算刘子健要做历史的缔造者,但,真的没有高职强权者能左右着议长的决定? 有的,前议长阿都哈林就表示一些动议是在他范围以外被否决的。那么,如果这个动议是一个圈套的话,那么为何顺利地任由议长基于“改革议会”而提出来讨论,而不是马上阻止?明乎此,如果这动议是圈套,那么它不是用来套希望联盟的议员,而是一向固执的郑雨周, 而他的这场或将“赐死”戏码,显然是顺着上演的。

第三,来临29日就是行动党党选,如果郑雨周在之前就被“快速”地遭纪律委员会“处决”(一般纪律委员会不可能那么快,因为还得内部审讯),那么,郑雨周无法参与党选,仕途在未获得选民决定前,就已经先遭党员审判了。而更关键的是,如果他顺利参与党选,中选与否都将考验行动党是否与广大民意站在一起。郑雨周一旦殉葬,无论死在党选前,还是当选中,行动党都无法逃过选民的检视与审判。

第四,这个动议说的不是反对填海,而是填海前是否征询民意,以及在环境评估不过关之际取消有关计划。那么,问题来了—征询民意有错吗?有问题的填海计划取消有问题吗?还是有问题的填海计划也要照走?如果说取消前朝的计划需要巨额赔偿,那么,会不会有一天,他们也告诉你之前开出的“取消大道”“取消PTPTN”“取消GST”支票无法兑现,因为这是会令政府赔偿天文数字…. ….换言之,一旦郑雨周‘死’,那他殉葬流淌出来的血不会白流,因为它鲜红得让选民开始思考些什么。

第五,若当晚表决时,希望联盟的议员能凭着自由意志表决,那会是什么光景?一劳永逸地解决复杂的填海课题、提高民众对公共议题的参与度、彻底贯彻人民政府口中的“透明”、然后展现出党政分家的成熟、展现自由民主的可贵,甚至写下历史,因为希望联盟议员除了加薪外,愿意在某些课题上与巫统站在一起。最后,赢得掌声的不会只是公正党的5名后座议员, 而是整个希望联盟… ….这,不是更好吗?但,我们都高估了自己的判断。

再来,今天林吉祥苦口婆心劝勉国阵议员在国会上投首相纳吉不信任票,那么,为何行动党却不允许他的议员凭自由意志投票,甚至把投废票的5名公正党后座议员视为与巫统一伙?如果希望联盟的立场与标准是如此的话,那么他们凭什么让国阵议员也倒阁相向?

后来,我开始明白,为何历史一直重复。2002年,行动党的罗兴强就外环公路动议表决,而马华的陈清凉与林武灿因为弃权所以被党对付;2015年,郑雨周在巫统的动议下面临可能遭对付的窘境,那不是他一人的错,而是我们始终没有学会真正地为人民说话、没有说会摆脱党的凌驾,没有真正地党政分家,没有真正地让议会进步。

郑雨周是生是死,与我无关,行动党是否民众渐行渐远,我也没有兴趣,我只是纳闷下一场轮回,又会在哪一年因为我们的无知而发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