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贬值未结束
中国重返货币战争?

人民币大幅下跌会刺激区域其它货币走贬,反过来支持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

一个用以衡量人民币强弱的指标,基本上又回到了8月意外贬值以前的水平,令市场不禁揣测,中国可能重返全球货币战争。

西太平洋银行指数显示, 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目前在纪录高点1%的范围内,过去两年上涨了近20%。

加拿大皇家银行和荷兰合作银行认为,中国要想实现习近平主席定下的今后五年经济增速6.5%的目标,人民币兑美元必须要在2016年底前起码贬值8%。

阿尔伯特爱德华兹

至少再贬值20%

法国兴业银行全球策略师阿尔伯特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则预言,中国会让人民币在18个月内,下跌20%以上。

在中国央行8月11日,意外出手之前就呼吁人民币贬值至少18%的阿尔伯特爱德华兹说:“强势货币会进口通缩,而且我们面临着一场以邻为壑的货币战争。中国若让人民币贬值,肯定会在区域内引发条件反射式的反应,但中国除了参与其中,也没有什么其它选择。”

在中国应对25年来最低经济增速的努力中,降息成为了主力军,因决策层希望人民币维持稳定,以便于加入国际货币基金(IMF)的储备货币篮子。

今年来为此进行的干预行动,已经消耗了逾3000亿美元(1.29兆令吉)的外汇储备。此外,一旦IMF在11月30日正式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推高人民币汇率的动力就更小了。

彭博数据显示,尽管今年来上海市场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下跌了2.7%至6.3786,同期实际有效汇率却上涨了3.8%,因人民币兑31种主要对手货币中的26种都升值。

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预计,该指标每升高1%,出口就会遭遇类似幅度的下降。

过去10个月中,除两个月外,每个月份出口都出现了减少。

出口竞争力下降

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0月份出口以美元计算按年下降了6.9%。据估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在6.9%,将创下1990年以来最低纪录。

彭博调查发现,经济学家们预计中国的经济增速,明年会进一步放缓至6.5%,2017年则跌至目标下方的6.3%。

加拿大皇家银行驻香港的亚洲外汇策略主管苏郑氏(Sue Trinh)说:“进出口增长的趋势性疲弱,一方面是反映了外需不振,但同时也说明了中国竞争力下降,中国央行有必要容忍人民币走贬。

若没有进一步刺激措施的配合,政府的目标看上去简直高不可及。刺激措施既需要财政方面也要货币方面的,其中就包括汇率。”

8月贬值前预测人民币会走弱的苏郑氏认为,人民币兑美元高估了大约16%,估计明年底时汇率在6.95。荷兰合作银行和大和资本市场的策略师们则预计,来年人民币起码要跌15%。

欺骗性稳定不能救经济

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嘉德在本月13日称,该组织工作人员已建议将人民币纳入其SDR篮子中,与美元、欧元、英镑及日元共同成为储备货币。

美银美林亚洲利率及汇率策略联席主管克劳迪奥派伦(Claudio Piron)上周一在研报中写道,人民币的纳入,意味着中国将继续为资本账户松绑,对汇市的干预也会减少。

信贷扩张才能撑增速

克劳迪奥派伦写到:“未来几周,人民币可能会欺骗性地持稳,但是干预的减少和中间价灵活性的加大,将不可避免地带来汇率贬值。11月30日SDR决定出来以后,我们可能很快就会寻机增加离岸人民币空仓。”

在渣打驻香港的资深亚洲利率策略师刘贝姬基(Becky Liu)看来,人民币贬值并非拯救中国经济的万能药,可能为增速提供支撑的将是信贷的扩张。

她说,人民币大幅下跌会刺激该区域内其它货币走贬,反过来支持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

瑞信驻新加坡的私人银行及财富管理事业资深外汇策略师龚浩兴(译音)在上周一的研报中称,2016年底前中国人民银行还需要再降息75个基点,并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200个基点才能稳定增长。

他认为从实际有效汇率的角度来看,人民币太高估了,预计从现在起的6至12个月兑美元会在6.60附近。

拉嘉德

人币加入SDR指日可待央行仍操心境内外汇差

按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拉嘉德的说法,人民币进入SDR的技术障碍已经扫空。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央行可以高枕无忧,近来境内外人民币汇率的汇差重新走阔,就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人民币境内外的汇率差异,是IMF在8月发布的工作人员报告中指出的问题之一,央行在8月汇改启动后也做出承诺,要促进形成境内外一致的人民币汇率。

不过,两地汇差仅在10月期间实现合二为一。

在贬值预期驱动下,离岸汇率多数时间都弱于在岸,且汇率合一之前,离岸市场都出现了中资大行抛售美元的疑似干预情形。

进场干预最有效

包括道明证券分析员萨沙(Sacha Tihanyi)和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内的市场人士指出,在人民币贬值预期重新抬头的背景下,中国央行防止境内外人民币汇率汇差走阔的最好的方法,或还是进入市场干预。

道明证券驻纽约的资深新兴市场货币策略师萨沙在接受彭博采访时指出:“短期内最有效的方法仍是人民银行的入市干预。”

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自年初到8月10日(即汇改前一日),离岸人民币对在岸折价平均值在0.10%左右,而自8月11日以来,汇差平均值上升到了0.56%左右。

朱海斌在电话采访中表示:“近期汇差扩大主因海外投资者的贬值预期重又加强,这与市场认为人民币基本确认能加入SDR,此后将重新进入贬值通道有关。”

他表示,目前,中国央行依然需要采取在外汇市场,进行直接的流动性干预来控制汇差。

10月份的数据显示,央行口径外汇占款逆转九连降在10月转为正增长,同期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也恢复到正增长,令中国资本外流压力放缓的趋势愈加明显。

不过,上周三公布的银行结售汇数据显示,市场对美元的需求仍甚于人民币,尤其是进入11月之后,随着美元年内加息明朗化,贬值预期重新升温。

避免干预影响汇改借助大行抛售美元

上周以来,离岸人民币市场中再次出现中资大行集中抛售美元,而在岸市场则无明显动作,这使离岸人民币汇率(CNH)主动接近在岸汇率(CNY)。

避免纯行政手段

为了加入IMF的SDR货币篮子,中国央行估计会避免口头或行政干预。

萨沙表示,央行或许可以口头干预市场,但这与他们所推动的改革方向会背道而驰。

朱海斌认为,央行需要跟市场进行事前的有效沟通,比如重申对汇率维稳的决心,加强监管等等,但会避免纯行政手段。

类似本月人民币中间价连续10天下调的做法,无疑会加强海外市场的贬值预期。

在民生证券宏观分析师朱振鑫看来,若央行不再消耗外储买入离岸人民币来缩窄汇差,当前可选择的方式可能不多。

他表示,加紧推动人民币加入SDR有助推动人民币升值。

“这样将提振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会带来一部分配置资金进入人民币。离岸人民币债券的发行也会提振人民币。”

人民币境内外不同的市场结构,自然会形成不同的汇率价格。

国际化引价格博弈重拳打击跨境套利

境内外两条汇率曲线,是人民币国际化途中必然形成而无法回避的现象。

境内汇率市场受制于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有限、外汇交易须遵从贸易实需背景等结构性因素,参与者主要是银行类机构而不够多样化,市场深度和复杂程度有限。

境内外不同的市场结构,自然会形成不同的汇率价格。

两条曲线合一的终极目标,显然在于人民币资本项目的不断开放,并引入更多市场参与者来进行价格博弈。

但在8月汇改后,这些活跃于两条汇率曲线之间的套利活动,遭受央行宏观审慎措施打击,而难以有效收窄汇差。

汇改优先防范风险

这主要是由于境内购汇成本低于境外,因此套利活动在境内以购汇为主,而央行在汇改后收紧购汇的背景审核,同时汇改本身有提高了汇率波动性,都使得套利一蹶不振。在推进汇改中防范风险这一底线面前,长期改革目标暂时靠后。

道明证券的萨沙提出,央行可以重新鼓励那些能够合理利用境内外汇差进行套利的企业进行交易,来达到缩小汇差的目的,但这种操作还要取决于长期资本账户开放的进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