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基建得与失

一旦陆路、铁路、港口互相接通,寮国和柬埔寨大量的货物就通过泰国港口出口。

随著中国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加上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即将在下个月成立,以及中国—东盟自贸区的进展,中国和东盟的接轨程度也越来越密切。

在2014年,中国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对外直接投资(ODI)超过外来直接投资,也成为东盟继欧盟和日本之后的第三大贸易夥伴。

互联互通提升商贸

中国所成立的400亿美元(约1712亿令吉)新丝路基金、亚投行的成立等,都对东盟有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影响民生的公路、铁路、能源、通讯等方面。

透过这些基础建设,中国与东盟的各个领域也有更深入的合作,双方都是彼此重要的外资来源地和市场。

两者的互动毫无疑问地将建构东南亚和中国,尤其是中国南方的互联互通基础建设网络,且提升相关国家的经济、缩小发展差距。

东南亚基础设施网络的建立,把东南亚大陆国家连接至中国的广西、云南,这将有助于加快许多东盟国家,包括缅甸、寮国、柬埔寨和泰国的发展。

这些基础设施网络会变得更加相互关联,从中国城市昆明,通过寮国运行到曼谷的泰国首都,并在东南亚市场的紧密结合,且通过缅甸接通南亚市场,如泰国、寮国和柬埔寨这样的东盟国家,更容易地在其他东盟国家,甚至在中国运转本国的商品。

一旦陆路、铁路、港口互相接通,对像泰国这样的国家而言能带来更大的优势,而寮国和柬埔寨大量的货物正通过泰国港口出口的。

中国积极参与能源设施

基础建设,当然并不只包括交通、物流方面;这几年来我们也看到了中国参与了不少东盟国家的能源方面的基础建设。

印尼苏拉威西(Sulawesi)省摩罗哇利(Morowali)县即建立了中国-印尼合作区,以镍矿的开采和出口为主。

这个合作区矿区面积约4.7万公顷,1.6%左右的红土镍矿总储量不低于3亿吨,且正计划建立年产120万吨的镍铁厂。

缅甸方面,中缅二国则建立了连接中国西南地区和缅甸的中缅油气管道,有能力每年运送1200万吨原油,并透过皎漂深水港口(Kyaukpyu Deep Sea Port)运往中国。

越南方面,其中一个例子则是太原省(Thai Nguyen)的安庆一期热电厂(An Khanh I Thermoelectric Plant)。

不过,这些基础建设项目中,不乏具有争议性的,如众所周知的湄公河流域开发环保、民生课题等,也有受援国无法妥善处理、开发项目的现象。

争议多效益不大

除了湄公河流域,上面提到的摩罗哇利镍矿开采区即对当地环境和生态系统产生破坏,直接影响当地渔民。

另外,一些中国在东盟国家的资源项目中,也不乏听到中资企业直接从中国输入原产品、劳动力等,对当地经济并无太多的益处,且造成了环境上的破坏。

数年前,我在越南河内参加一项东盟学术研讨会,当中有位越南教授即在会中说明了中国在铝土矿的开采,即有这些问题存在,还有当地少数民族因此而被迫搬迁。

当然,中资企业在类似这样的基础建设项目当中,或因为文化上的差异而无心触犯当地禁忌,或是有意地对当地文化的不尊重也时有耳闻,如中国在缅甸所建设的密松大坝(Myitsone Dam),是建立在当地克钦人(Kachin)的圣地上,此地也被视为缅甸文化的源头。

不谈经济和环境议题,这样的举动当然会引起不少缅甸人的强烈不满、愤怒。

另外,也有人忧心随着大量中国资本流入东盟,一旦中国的经济戏剧性地减缓,东盟国家将会深受其痛。

要达实质利益东盟中国须考虑长远

东盟国家在衡量和中国在基础建设上的合作,应该考虑长远的影响,而且这些影响不能只是经济的层次,也应该包括民生、环境、文化等议题,更应该以恰当的法律维护自身利益。

中国方面则必须避免把在东盟的这些建设项目视为海外版的“民心工程”,而在面对当地民众不满、抗议的时候单纯地说是“海外势力”、“滋事份子”的影响也对无补于事。

因此,除了实质上的经济利益,中国还需要探索当地民族习惯、文化、宗教、自然资源等课题,与当地政府、商业界、非政府组织、学者等展开对话,才能在共同发展上取得较好的成果。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 [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