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浮动?人为操纵?》/志谦

维持了半年的全上全下的汇率走势,从11月16日(星期一)开始,起了戏剧性的变化;汇率的起伏兵分两路,以两组不同的汇率走势全上全下,一组是美元、英镑、新元等;另一组是澳币、欧元等。

由于两组曲线开始相互影响,随着时间的前进,曲线的全上全下的形状越来越模糊,不再以全上全下的姿态示人,不过,两组各自起伏的走势还是一致的。

这说明了至少两个现象。其一,这次的外汇炒作,是有组织性的进行着;其二,涉及炒作的国家至少有两个。至于是哪两个,有待国行查证。我们市井小民只能任人鱼肉 。

炒家既然已改变维持长达半年的全起全落做法,我们就不能排除随着时间的推进,会出现各种不同的组合起伏。不过,人为炒作始终会出现刻板的起伏曲线,稍加留意就可看出端倪。我们很难想像到底需要动用多庞大的资金,才能让平时的商业交易起伏几乎完全起不了作用。

坚持人道须有高贵情操

对于最近发生的巴黎恐袭,我们争先恐后的、义无反顾的予以谴责,我们与法国人同声一哭;他们的生活受到了威胁,他们的心里受到了惊吓。我们3000万马来西亚人民,也因为外汇炒作而深深的影响了生活;我们的经济陷入了窘困,我们的心里受到了委屈。

法国人可以指着“回教国”破口大骂是畜生都不如,然后派更多的战机去轰炸他们,出师有名;国人却连受狙击了还不知道,更别提背后的真凶是何方神圣,国家还要背负管理不当之辱。

恐袭发生时,人们总是指责袭击者,即使后来调查发现保安有所纰漏,指责的矛头重点还是朝向袭击者。可是,国际金融环境可不是这样,我们明明受到狙击,人们没有痛骂狙击者,反而指责我们管理不当、咎由自取。这是什么道理?

这次巴黎恐袭,对我个人最大的冲击并不是恐袭本身。这和我们虽然害怕畜生伤人,却不会惊奇畜生会伤人是一样的道理。

我心里最大的冲击是看到他们面对如此惨无人道的威胁,还必须继续维持自由、民主、人文的生活。他们的内心对于自由的追求需要有莫大的勇气,他们的信念对于人道的坚持需要有高贵的情操。

金融法规也须人文道义

难道维持一个自由、人文的国际金融制度,我们就不需要拿出这样的勇气和情操吗?

中国过几年就会成为SDR成员国之一。 如果富国可以随意炒作其他弱势国家的货币,将来有哪个国家阻挡得了中国的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实力呢?这种借SDR之方便来炒作汇率的做法,并不值得提倡。先例一开,将来必定玩火自焚。

为什么1997年敦马哈迪坚持实行金融管制后, 马币虽然不能在国际进行交易,他当时的做法最终还是得到国际社会的谅解和认可?

这说明国际金融除了法定规则之余,也必须拥有不成文的人文道义。我们不能为了一己的私利,而把成千上万的人搞得民不聊生,就像我们永远也不允许有人在巴黎的街道上、剧院里草菅人命一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