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故人/杨剑

今年韩国釜山影展的20周年纪念,除了台湾电影大师侯孝贤在本届康城影展赢得最佳导演殊荣的代表作《刺客聂隐娘》之外,另一部最令观众注目的中文电影是中国名导演贾樟柯的最新作品《山河故人》。

这位中国导演两年前在康城影展荣获最佳编剧奖的上一部作品《天注定》,拍出中国4个地区的阴暗面,是其作品上的大胆突破。而这回新作《山河故人》变阵出击,其主题放在几名主角经历3个不同的时代,似乎是在暴力之后的一次必然温柔。影片拍出时代变迁、岁月无情与时代变迁的沧桑感情。

影片是以3个不同的时代背景构成:序幕是1999年,汾阳市二男一女的三角恋故事,涛儿(赵涛)原本与忠厚的煤矿工人梁子(梁景东)较亲密,但最后却选择嫁给财大气粗的新兴资本家(张译),心碎的梁子从此远走他乡。

次段背景是2014年,身患重病的梁子带着妻儿回到汾阳,而已和丈夫离异,儿子被判给男方,而住在上海改经营加油站的涛儿则慨助梁子的住院医药费。两人在病榻前唏嘘对望,目光交会,但已是15年的光阴交错。不久后,涛儿带着儿子Dollar搭悠长慢车回老家奔丧,是她与儿子最后的接触。

第三段摆在未来的2025年,与父亲移居澳洲的儿子Dollar(董子健)18岁,因本身不懂中文而与父语言上无法沟通,对未来也只是苍茫一片,对母亲的印象亦开始模糊,却跟失婚老师(张艾嘉)发展出一段忘年恋。

不同时代不同选择

《山河故人》点出的是,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人会对生命作出不同的选择及决定。涛儿在三角恋放弃经济较差的矿工而嫁给资本家,未尝不是对以后生活较舒适的考量,难说对错,但却面对有儿子不在身旁的终身遗憾。涛儿前夫选择移民,当然也是有着到外国镀金及让儿子有更好教育的盘算,但却赔上了与儿子反目,及难以接儿子与年纪几乎是自己母亲的女人之忘年恋。

涛儿到最后孤独住在老故乡,缅怀以前少年时代的欢乐日子。影片以她在首尾两场随着英国80年代著名乐队《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的经典歌曲《到西方·Go West》起舞,便点出了青山可移,感情永在的真谛。

总括一句,与《刺客聂隐娘》一样,本片亦是今年中文片的优异之作,值得捧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