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而降的包青天/郑喜文

马来西亚这国家的前景还是很乐观的。

不为什么,就凭一名大马青年胆敢于在美国总统奥巴马面前,询问奥巴马是否会与首相纳吉探讨大马民主、新闻及言论自由、反贪课题等,我就敢这么说。

不止,也凭着马来西亚这国家竟然会获得美国总统在一年之内探访2次并誓言会非常直接的向首相纳吉提出上述课题所致。

当然,也因为着首相纳吉是马来西亚第一位与美国总统打高尔夫球的关系,还是东盟峰会的主办国,一哥李宗伟又连续二度打败世界第一的羽坛新星谌龙,可见马来西亚还是充满希望的。

没人想家丑外扬

其实本地的高官也深谙此事,才会在客人到访之前,警告国人不可以在奥巴马抵马的这段时间举行集会。

如果家事可以在打开家门之前被解决,谁又想让家丑外扬呢?

为何上述的大马青年为何会向奥巴马提出相关问题?那是因为我们曾经在马来西亚向马来西亚的官提出相关问题,而除了煽动法令之外,我们几乎没有获得任何人的理睬。

为何在该青年提出相关问题之后,现场会响起热烈的掌声?

那是因为终于有人去做应该做而一直没有做的事情——没人敢碰这民选首相的一条汗毛,包括被赋予权责去调查的高官,忙着“找吃”去了,吃完午餐就去找晚餐吃,非常忙碌。

包青天来自外国

直至奥巴马从天而降——他就像来自国外的包青天,以世界第一大国的姿态,微服出巡,小心翼翼的为老百姓伸张正义,借“普世的价值观没有被尊重”云云,向对方抛出刺耳的质问,并准备迎接本地官员所谓干预内政的谩骂。

最耐人寻味的是,研究人员表示奥巴马与丑闻缠身的纳吉会面,是一件令自己陷入两难局面的举动,反正你无法,也不能面斥对方,而跟不清不楚的人产生的任何互动都会被视为“认同对方”。

对此,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詹运豪则说,对奥巴马而言,与纳吉会面并不是一道难关,“因为奥巴马曾经见过更龌龊的人。”

原来还有更龌龊的人,都说马来西亚还有希望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