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袋与方便的对话

暌违多时,自大西洋彼岸远道归宁的老同学捎回来一些茶包,赠与我。礼轻情意重,我厚着脸皮喜滋滋收下了。

每一个两寸见方的彩色包里装着一个轻巧的圆形茶袋,共5种口味:桃子姜味、蓝莓绿茶味、大红花味(其实就是洛神葵)、野蓝莓味和香草味。

逐一尝过之后,对蓝莓绿茶味较为偏爱。晨起泡一杯,让氤氲茶气伴着晨曦熏香晨读的文字,让文字在晨曦中缓缓苏醒;燠热的午后,暂时远离电脑屏幕,让热水唤醒茶的热情,轻轻呷一口温热的茶,让馥郁的蓝莓幽香纵情地在你的口腔内翩翩起舞,一时神清气爽,安抚了紧绷的思绪。

茶袋未经过漂白

某日,品茗之际,不经意读到包装袋背面的文字,顿时了悟茶袋简单轻巧的用心,更深为他们对环保事业的锲而不舍受到感动。且看,就那么一个单纯的茶袋,无需多余地系上任何起促销作用的彩色标签,亦没有细细一根绳子,更摆脱了金属订书钉。

此外,还清楚声明,茶袋并非经过漂白,雪白得让你眼前一亮的茶袋,那微呈米色的,看似脏兮兮的不入眼的包装,虽看上去老旧,但投进杯子里、茶壶里,倒进热水后,却能让你泡得安心,喝得宽心,丢得也没那么熬心。省却了让你方便的累赘,但却没有让你感到任何不方便。

贪图“方便”的我们常常为了体现时尚的生活习惯,要求极为讲究的茶袋,也顺便展现生活品味:用手拈着彩色标签,轻轻摇一摇茶袋,感觉上茶就会格外甘甜,况且还不至弄脏我们的“玉手”。喝完后,拎起茶袋顺手一扔,便捷又利落。

日积月累大数目

试想想,倘若一天一个茶袋,一个月就用去了30张纸张标签,30根绳子,30枚订书钉;10个人,一个月就是300张纸张标签,300根绳子,300枚订书钉。100个人呢?一年呢?三年五载下来,恐怕这些标签、绳子和订书钉足以压死我们。

须知,茶袋还不是我们生活中绝无仅有的“方便”,衣食住行里的诸多方便如影随形,宠着我们,培养着我们放纵、依赖的生活习惯。

更多时候,我们既不去思量,也懒得去衡量,牺牲掉这些微不足道的方便,究竟会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一些损失和麻烦?在过分依赖这些方便的同时,我们又能享受到多高的生活素质?很多人或许知晓(因为学校的科学课本都谈到),保丽龙对地球造成极大的破坏,但是有多少人舍弃得掉那些生活中可有可无的方便,或愿意作出尝试,稍微牺牲一下那些方便,看看我们会不会就因此而无法生活下去?

更多的人则认为,此乃进步的科技赐予我们的恩物,我们何以要放弃这些方便?于是,“方便”制造了垃圾和废物,垃圾和废物大举入侵我们的生活空间,四面楚歌,我们日日与它们对峙,上演持久旷日的交锋。

我倒不认为这些脆弱得如同泡沫的不方便妨碍了我什么!

好茶,好茶包,泡出好茶,更维系了一段好的情谊。

谢谢老同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