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四重奏

总算读完《当下四重奏》。用上“总算”二字,并非说此书难读。我向来喜欢读刘大任之作,在坊间见到,不论新旧定然买下。这本是在书市期间见到,犹豫了两天才购入。随后搁置数月,才在近期翻开细读。

刘大任之行文一如故往,抒情如流水落花,讲述中国知识分子为国与家的困苦。只是这回不是青年,也非中年之人生寂寥,而是古稀之年,流浪海外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回与不回”,对中原大陆的文化与身分认同。阖上书页,已近子夜。屋外有人在进行政治演说,声嘶力竭,为这冥冥暗夜增添扰人的热闹。

在书的末页提几个字,好方便日后翻出此书时,晓得哪个年月读完,放下手中笔,欲闭目思索之际,演说声愈发响亮而不得不作罢!声音嗡嗡回绕,不听也得听,心中忽而有句话迸现:纵有千般不愿,忍耐一番,明日又见晴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