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回教国”再色变/周秀洋

如今,说起“回教国”恐怖组织,恐怕没有多少人会不知道他们的残暴。早些时候将人质活生生割头颅,囚笼活烧,这些如今已经升级成带来更大伤亡的大型恐怖袭击,制造空难,发动恐袭瞬间夺走上百人性命。俄罗斯客机空难,让224人瞬间丧命;巴黎黑色星期五,让上百人丧命,更多的人,接下来都得生活在随时可能遭遇恐怖袭击的恐慌当中。

巴黎恐袭之后,多趟航班也因为接获炸弹威胁纷纷取消或迫降,虽然最后都证实是虚惊一场,但谁能保证下一次的“威胁”依然是一场“虚报”呢?没有任何一方承担得起巨大人命损失的风险,因此,也只能不断的“撤离”、“疏散”、“查证”,然后证实查无爆炸物,最怕的是,当人们听多了“狼来了”,然后渐渐的放松戒备时,或许又是恐怖分子出动干案的时机。

无辜难民成为焦点

巴黎恐袭后,传出其中一名恐怖分子当初正是登记为难民入境,结果却给法国带来了死亡,顿时把许多无辜的难民推上了风头浪尖,美国更有多个州属因此而停止或限制接纳难民。当初,当人们看到那个躺在沙滩上凄凉的孩童身影所带来的震撼,已经被恐怖袭击的阴影掩盖了。

于是,该不该接收这些同样是受到恐怖分子迫害而逃离祖国的难民成了另一个争议。如果接收,又岂能确保里头没有渗入“伪难民”,只等待时机在收留国发动袭击?如果不接收,那岂不有违人道主义?收与不收,都是两难啊!

俄罗斯空难和巴黎恐袭,让这两个国家加大对叙利亚境内“回教国”据点的轰炸,然而,谁能百分百保证,空袭中的目标能够准确无误的击中恐怖分子而不是无辜的平民百姓?

如果全世界都在为空难罹难者和巴黎恐袭罹难者哀悼的同时,却又让其他无辜的家庭也承受痛失亲人之苦,那和回教国恐怖分子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屠杀暴行不可原谅

我不是军事专家也不是防恐专才,或许,真能有一套方程式可以计算得出袭击的目标?当然,我并不觉得回教国恐怖分子的行为值得原谅,那残忍的屠杀行为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眼里都是难以接受的!

社交媒体面子书在恐袭后迅速推出象征法国国旗的红白蓝彩套,让用户可以点击“套”在头像上,哀悼罹难者。结果,网民当中也开始出现两种声浪,有者立刻换上了“头套”哀悼恐袭罹难者,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廉价表态。

不管什么想法,面子书毕竟是个人的,用户有绝对的权力为自己的照片做任何更动,更重要的是,网民在浏览一切的资讯时,要确保自己不会被不经意的“洗脑”,回教国恐怖组织可不就是通过社交媒体广泛洗脑,招揽大批生力军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