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战争与恐惧的旅程

欧洲的难民危机仍未解决,每天仍有数以千计为逃避战火、政治压迫、穷困生活等而被迫离开家园的人,以海路、陆路方式希望前往欧洲,以求一处安身之所,其中数以千计难民正长途跋涉,自土耳其到希腊,再从希腊步行或搭乘巴士穿越马其顿及塞尔维亚,以便进一步前往其他欧洲国家。

数以千计的难民由塞尔维亚徒步到邻国克罗地亚的一个火车站,然后乘坐巴士前往奥地利。Achilleas Zavallis

无国界医生救援人员埃切瓦里亚医生(Jota Echevarría)刚从匈牙利、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救援项目回来,无国界医生的队伍在那里向数千名难民提供医疗服务,以下是埃切瓦里亚分享他在前线的情况︰

“我们先在匈牙利一个中转营地工作,营内的人其后遭当局撤离,而我们现正在塞尔维亚,援助由塞尔维亚前往克罗地亚的难民。我们在邻近边境的奥巴托瓦奇(Opatovac)营地设有一间诊所,同时援助那些因为营地已满,而在外面等待登记的人们。由于过境站经常改变,开放与关闭时间不定,我们于是设立流动队伍,于15分钟内就能出动,亦可以在夜间工作。

天气寒冷加重病情

“儿童占迁徙人口约10%,我们的病人当中有四分之一是小孩,常见疾病包括呼吸道问题或支气管炎,都是因露宿户外及天气寒冷所致,也有感冒和腹泻病例,另有不少病例是孕妇。而大多数病人是男性,主要是因长期步行造成的外伤或双腿肿胀瘀青。我们也接收了许多糖尿病或高血压等长期病患者,原因之一是物资已经用罄,或是逃难时被迫放弃行李或遗失了而导致无法继续治疗,有时当他们来到诊所时,已十分虚弱。基本上他们都脱水,并且因为旅途而精疲力尽,非常非常疲累,非常需要心理社交支援。

“其实很多病人都需要有人倾听,将他们的故事告诉可以理解他们的人。那样很有帮助。你要记著,很多时他们决意要抵达德国、丹麦或荷兰,而他们已经穿越了太多边境,他们不知道身处于哪个国家,甚至是不知道现在哪一天。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抵达、抵达,在两到三天内抵达。”

一名来自伊拉克的难民,抱着幼子,由塞尔维亚徒步到克罗地亚。 Achilleas Zavallis

低温症剧增

“所有我们看到的个案,有数以千个。其中有一个是来自阿富汗的家庭,带着一个患有肺炎的小男孩,我们必须让他要住院。医院希望让他住院3天。他父亲则希望男孩可以跟他一起,因为他相信,他们将会在3天内抵达德国,在那里男孩会得到治疗。这个故事受到德国媒体关注,一间在慕尼黑的诊所作出安排,以便男孩一抵达慕尼黑就立即送他入院。

无国界医生在塞尔维亚接壤克罗地亚的边境地区,设立临时诊所,为数以千计的难民提供医疗援助。 AchilleasZavallis

看不到尽头的困境

“但其实还有数以千个的故事,数以千国的家庭、数以千计的人,正在走独一无二的旅程。我们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匈牙利这3个国家共诊治了2577人,他们都代表了2577个关于人们逃离恐惧与战争的独一无二的故事,因为他们再也无法忍受看不到尽头的困境。

“冬天正在来临,夜晚已很冷,不适合露宿,而且可能还有另一波难民会在非常寒冷的天气下穿越欧洲。因此,我们担心患上呼吸道和低温症的病人人数会增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