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禁烟区也禁电子烟
阿菲夫促拟定严格法令

(槟城19日讯)槟州禁烟区也严禁电子烟。

掌管槟州卫生事务委员会的行政议员阿菲夫公布,州内被圈定为禁烟区的地点,也禁止抽电子烟。

他昨晚在州议会总结辩论槟州2016年财政预算案时,做出这项宣布。

他指出,电子烟课题涉及“烟草法令”和“毒品法令”,内阁若一早厘清电子烟涉及的法令,今天就更容易解决这问题。

他希望中央和槟州,都拟定严格法令打击电子烟。

阿菲夫:仅3狗有疯狗症

从疯狗症爆发至今,槟城只有3只狗的疯狗症呈阳性。

掌管槟州卫生事务委员会的行政议员阿菲夫医生在做总结时说,从9月至10月,当局共扑杀2224只流浪狗及2只家狗,同时也为3339只狗打疫苗。

他说,目前还是有发生狗咬人事件,单在本月18日(周三)就发生7宗。

他说,由于疯狗症很难鉴定,所以目前的标准作业程序是狗咬人后,就捕捉该狗,如果发现该狗有疯狗症状或凶猛,就会拿去人道毁灭。

他也说,根据掌管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曹观友转述,槟州防止虐待动物协会(SPCA)已在本月向槟岛市政厅租下湖内3英亩空地,作为动物收容所。

阿菲夫说,除了骨痛热症外,肺痨开始又成为必须关注的疾病,今年内已经有68宗因肺痨死亡病例。

巫统议员不满彭文宝的言论,左起为法立、马目、查哈拉及沙力夫。

巫统议员不满彭文宝频提“鬼节”种族化提问?

巫统议员不满行政议员彭文宝在总结时,提起双溪亚齐区州议员马目书面所提问的烟霾课题中,多次提及“中元鬼节”及宗教,似乎要让人以为是巫统议员欲挑起种族课题。

马目周四在反对党领袖拿督查哈拉、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法立、柏淡区州议员沙力夫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表达不满。

他在记者会中重复早前3项所提问的问题,即烟霾恶劣期间,州政府采用怎样的应对方式、地方政府在鬼节期间共发出了多少的罚单。

如何应对烟霾课题

他说,彭文宝在总结时不断重复鬼节字眼,更强调鬼节是宗教节目,似乎要种族化这些提问。

沙力夫指出,依据议会常规第26条及27条,清楚阐明提问及回复的方式。

他举例,若问及自愿巡逻队的制服是什么颜色,就只需回答什么颜色,不需答为何选这颜色的原因。巫统议员亦不满指出,彭文宝在未经过议长的允准下引用外语说“打死不走”,是相当无礼的。

此外,查哈拉指出,彭文宝在议会中提及“外面是干净的,但里头则不知是什么”的形容词,其实真正不干净的是彭文宝的心。

续抽慕达河水槟州绝不付费!

槟州将继续抽取慕达河的生水,绝不付费!

槟州供水机构总执行长杰森尼表明,基于慕达河是吉打版图内的一个支流,如果向槟州征收水源费,非常不合逻辑。

他是针对吉打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阿米鲁丁重提吉打州有权力向槟州收取慕达河的水源费一事,发文告这么表示。

他说,槟州及吉打政府在1982年已经签署谅解备忘录,这项协议也允许槟州建设安邦惹惹抽取水源的闸口。

“两州协议也明确指出,槟吉的新边界就在慕达河的中央。”

他说,当年,这份备忘录是由时任吉大臣丹斯里赛纳哈和时任槟州代首席部长拿督阿都拉曼所签署。

他说,随后,1985年吉打和槟州(边界修改)法(325法令)在国会获得通过,包括联邦宪法第2条文。

生水源自州内范围

杰森尼指出,1985年7月4日已在国家宪报上通过把慕达河的中央作为槟州及吉打的边界,因此槟州今日所取的生水源自州内范围,因此没有存在槟州是否应该缴付水源费给吉打的可能。

他指出,根据1869年英国和暹罗政府签订的条约,慕达河以南被定义为槟榔屿最北的边界。

“换言之,分割槟州和吉打,长达30.5公里的慕达河原本是属于槟州的领土。

“再者,槟州在槟吉协议中也把版图内的27.7英亩土地主权归于吉打州,以换取一个槟州的供水工程。”

他说,纵观以上历史事件,槟州同意调整边界划分,以及土地的主权让步,都是为了确保吉州的水源受到保障,而这个保证一直维持到今天。

遭追问青年拨款事件章瑛:习以为常

针对频频遭朝野议员追问青年拨款事件后,心情是否会不好受时,掌管槟州青年及体育委员会的行政议员章瑛说,这是政治人物必须面对的问题,她已习以为常,毕竟“食得咸鱼抵得渴”,而“耐不住热就不要在厨房”!

章瑛受到《南洋商报》记者询问时说,她已非常习惯,而且也认为没有什么,其实还有更坏的事情,譬如有人在背后插刀。

她说,有关青年拨款事件的立场,是该委员会经过深入探讨后,综合各造意见所做出的决定,即任何组织欲举办活动,可直接向该委员会提出申请。

她说,由于这笔30万令吉拨款,不能让一个组织单独使用,他们肯定会有意见,除非是每个人都得到好处,否则会有人不同意或不支持。有些事情并非每个人都可接受。

“因此,在我们这个职位人士,即使是难做的决定、不容易做的决定、不是每个人可接受的决定,你都必须要去做,只要自己觉得应该做,都应该去进行及面对。

“斯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也说,他看过有关组织的特刊后,如果是不懂有关组织人士,会以为是国阵的组织,所以有关组织不能紧靠国阵之余,还要成为州政府的代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