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不正确的后果/黄子

巴黎恐袭之后,媒体的报道,有者刻意强调法国人的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排队离开体育馆的观众高唱国歌一幕,最为突出。但法国人都如此吗?肯定不是。外国人看了尚且不寒而栗,难道法国人就不会人心惶惶?一样米养百样人嘛,法国人的反应,必然是多元性。

多年来,一般英国人最怕的,正是高速增长的回教徒群体。正如法德挪威等各国,回教徒聚居已形同“回教法的自治区”,一般非回教徒白人不敢靠近。这次奥朗德宣称恐袭是战争,英国一个美甲师在脸书上表示将拒绝回教徒顾客,包括电话预约,立刻引起轩然大波,被人围剿。她沉不住气,回呛气话,结果被捕,罪名是煸动种族仇恨。

勿一竹竿打翻全船

该名美甲师的担忧,并非无的放矢,反而是担忧有理。绝大多数的回教徒都非恐怖分子,惨死“回教国”刀下枪下的,不计其数的就是和平无辜的回教徒。可如果连法国这么先进的国家,情报机关也非花瓶更非等闲,也无法过滤恐怖分子,手无寸铁更无照妖镜的普通店主,如何分办黑白以自保呢?

美甲师为了自保以及保护顾客,拒绝为“万一”有诈的群体服务,不赚有“风险”的钱,也有罪吗?

有的,在种族歧视、仇恨言论的大帽子下,一切都可以上纲上限。

因为宁可放过,不可“怪错”,不可一竿打翻全船,才是政治正确。正如在同性恋权力至上的国家,不同意同性恋在医学、心理学、社会学、性病传播等等的论述,也会构成歧视、仇恨言论之罪。无条件地尊崇同性恋者的论述,才是政治上正确;无条件地为包括可能是匪是盗是恐怖分子的特定群体服务,才是政治上正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