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许云樵先生

34年了。一代学人,东南亚史学家许云樵已离开人世34年。

1981年11月17日,上午10时10分,许老安静地离开人间。当时台北《中央日报》于11月19日刊载了中央社新加坡专电:“东南亚历史学者许云樵教授,因心脏病于昨日去世,享寿76岁。这位自学成功的学者于1940年创立南洋学会,定期发行《南洋学报》,刊登研究东南亚的文章。”

担任主编18年

南洋学会是许老和姚楠、张礼千、郁达夫、刘士木、李长傅、韩槐准、关楚璞等人共同创设。该学会出版的一份重量级学报《南洋学报》,许老担任长达18年的主编,也发表了许多足具分量的论文,包括赢得1941年中央研究院南洋历史研究第一届学术奖奖金的《丹丹考》。

许老走的那一年,我才不足3岁。我和许老没接触过,我也不是学历史的,更甭说读过他的著作。直到2004年,我读了马来西亚创价学会机关报《宇宙》刊登的一篇社论,关于创价学会欲编纂出版《许云樵全集》,由马新著名学者郑良树教授担任主编,并以他为首邀集学术界专家如崔贵强教授、廖文辉博士、王晓梅博士、廖冰凌博士,还有林水檺教授、何启良教授及何国忠博士组成编辑委员会。

马来西亚创价学会时任会长柯腾芳先生于社论中,引述郑教授的见解如此说道:“大马华族文教无法扎根落实,流于表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我们无法积累我们的文化。

我们虽然有文化,但是经常是‘人亡政亡’,人走了,文化就散亡,没法传给后进。为了匡补此弊,我们应该设法把文化保存下来,让后一代随时可以从这个基点出发,不必重新来过。”

那一年,是我在新纪元学院中文系的最后一年。那时在我心里已燃起熊熊的使命烈火,要从事积累文化此有意义的工作,如孺子牛般辛勤耕耘斯土文教天地。

从临工到全职

2005年初,我戴上四方帽、身着毕业袍,在礼堂内等待仪式进行。可心里却恨不得马上开始工作。后来经友人的引荐,加上我本身是马来西亚创价学会会员,于是很顺利地在农历新年后,以“临工”身分在创价出版部开始了《许云樵全集》的工作。最初只是输入文字,记得那是许老与许直合著的《新加坡工商业全貌》。这也是我进入许老学术世界的第一道门槛。

一年后,我正式递信申请成为全职职员,这也意味我将全情投入担起出版《许云樵全集》的全部工作。万想不到的是,我一做就做了10年。

10年间,我每个工作天都在许老的世界里,从谷歌、百度罕见“许云樵”3个字,到如今这3个字在网络世界有了明显的位置,那意味在这10年间,越来越多人关注许老,怀念与他共战的学术伙伴,以及那个时代所建立起的“南洋研究”和浓浓的学术氛围。

《东南亚史地》即将面世

过不久就是许老的忌日。我凌晨睡不着,重读了23篇许老门生、故友的悼念文章,随着他们的追思笔迹,幻想自己就坐在离许老不远的某个角落,静静地观望他的人生与生活,去思索他为学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生意义。

许老先生,再过不久,《许云樵全集》第一卷《东南亚史地》(共5册)即将面世,希望在推介礼上,您的门生能从四海八方再聚一堂,一同缅怀您生前的点点滴滴。

末了,缅怀许老的同时,我脑海里浮现了两位故人,一位是特聘为《全集》审稿的陈雪风先生,另一位则是牵引我步入这片浩瀚文教天地的柯腾芳先生。未能让两老亲眼目睹《全集》的出版是我毕生的遗憾。如今唯有化遗憾为鞭策自己的动力,快马加鞭出版完整《全集》,为自己的不力稍作弥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