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人偏见
文学一大损失

游枝

要华人摒弃既有的偏见,接受唐代妓女的诗作是朗读的一部分、是中国文学的一部分,即使是今天,教养上已经分得出是与非黑与白,接受唐代青楼女子的诗作,欣赏妓女的文采,仍然是少有的事。

香港学者沈惠英,她的博士论文就是唐代妓女诗人的研究。她毫不隐瞒的指责,在文学领域,妓女所受的歧视十分明显。很多文史研究的书册,都刻意抛开妓女的存在,即使略为提及,亦会另辟一栏,置于不算重要的章节,以示轻视。

唐代,妓女有一定的社会功用,尤其在权贵高官、文人墨客当中,多与妓女有肉体关系及友情交往,连每年春科举试放榜,高中的新科文人,都以妓院庆贺及与名妓有一夜交媾为成名第一步的风流喜事。

大家熟悉的唐代诗人,几乎没一个是没有写娼的经历。

妓女死了,宰相追悼

也许因为这是当时社会对妓女的认可,所以,妓女地位十分微妙,也促成了当时在酒色场所求生的女子有点势力靠山。

妓女诗人薛涛死后,宰相李德裕写诗追悼,情况就如今日一名妓女过世,贵为一国总理的公开表示伤痛,是同等惊动社会的大事。李德裕留传后世的诗作130馀首,当中有〈裳梨花和李太尉〉及〈筹边楼〉两首,是李德裕跟名妓薛涛相好的证明。高尚品格的宰相李德裕跟青楼女子薛涛相交,当时一点也不影响李的功名官位。

中唐诗人刘禹锡,他也是薛涛的知心人,薛涛死去,刘禹锡写下追思之作。

玉儿已逐金环葬

翠羽先随秋草娄

唯见芙蓉含晓露

数行红淚滴清池

为妓女之死,高官刘禹锡的伤痛全在诗句中表露无遗。

王福娘有骨气

妓女王福娘的际遇就十分伤痛。

她和当时高官孙棨交好,写了首诗给孙棨,问孙棨娶不娶她为妻。孙棨回她一首〈答诗〉:

韶妙如何有远图

未能相为信非夫

泥中莲子虽无梁

移入家园未得无

孙棨的回答十分无情,批王福娘自身为妓女休想有当良家妇的念头,以卑贱形容王福娘,拒绝王福娘的好意。某日,又遇王福娘,孙棨向王福娘求欢好,王福娘丢出一首诗拒绝了孙棨的要求。妓女王福娘,显示了她的骨气。

唐代文人高官不介意妓女朋友,也不影响他们的官位名声,还以诗文与妓女唱和。

倒是后人带偏见看唐代青楼女子不起,是文学的一大损失。

——唐诗风情“青楼杰作”⑵

游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