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相机到手机

智慧型手机还没发明的年代,专业型单眼相机当道了数十年。记得当时在欧洲流浪的两年,单眼相机几乎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当时我的座右铭是:“相机不离身,有它就有我!”

虽然我视相机为整个旅途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但我却分别在爱尔兰的贝尔斯、北爱尔兰的都柏林把单眼相机遗漏在公园两次。

不过非常幸运的就是我两次都在一段时间后于原地找回它。

智慧型手机还没发明的年代,专业型单眼相机当道了数十年。记得当时在欧洲流浪的两年,单眼相机几乎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当时我的座右铭是:“相机不离身,有它就有我!”

然而,有一次我在拍摄瑞士海拔3288尺高的马特洪峰时,单眼相机因为气温太低的关系,才拍了几张照片,相机就冻结了无发正常操作。

当时在雪山上的我非常焦急,担心特意长途跋涉来到马特洪峰顶峰,最后却拍不到我要的摄影作品。

智慧型手机还没发明的年代,专业型单眼相机当道了数十年。记得当时在欧洲流浪的两年,单眼相机几乎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当时我的座右铭是:“相机不离身,有它就有我!”

修图过程苦不堪言

没办法之下,我只好把相机收藏在衣服里,再用身体的体温让相机回温。方法行得通,但拍了几张后相机又开始冻僵,最后只好把相机一拆一装,好不容易才把马特洪峰完整的拍摄下来。不过回到了山脚下,我人生第一台单眼相机就寿终正寝回去天国了。

相机报废以后,我有一段日子靠着只有30万像素的手机拍摄记录我的流浪生活。幸好曾担任摄影记者,报馆有安排我们学习专业的照片修图文凭课程,所以之后我就用手机拍摄,再用修图软体把照片做成可以出版像册的最低要求。

但修图过程中,需要花费好多时间与精神,才能把一张张照片修好,过程苦不堪言,数百张照片就要花上好几天的时间。

几年后的今天,智慧型电话不但拍摄功能众多,画质也都拥有至少超过千万像素,而且也内置比专业单眼相机更多的使用选择。

智慧型手机还没发明的年代,专业型单眼相机当道了数十年。记得当时在欧洲流浪的两年,单眼相机几乎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当时我的座右铭是:“相机不离身,有它就有我!”

手机一指搞定

上星期和大学同学到台湾旅行时,我整个行程都使用手机拍摄,经过修图软体修改以后,照片甚至可以媲美入门型的单眼相机所拍摄出来的照片。

以前在电脑修一张照片最快都要三几分钟,而现在不到10秒就能把照片修得好像3D图一样带来全新的视觉感受。

只要在用手机下载安装修图软体,基本上就可以把照片修得非常多的花样。这次的台湾之旅,我就用了修图软体把台北拍得非常有自我风格。

不管是风景、夜景,还是台北人生活,手机相机几乎都可以一指搞定。

同时,最大成就因素首当是需要有漂亮的风景建筑,第二就是基本的摄影构图,再来就是对修图软体的使用了解,才能促使一张成功的手机摄影作品的诞生。

目前我旅游的座右铭已变成:“手机在人在,手机亡人亡。”诺干年后手机摄影会不会由其他新科技取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