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何去何从?/陆培春

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本月初会晤握手后,有评者乐观地赞道:“三国结束了冲突,使东北亚合作重现生机”。我的看法与之相反,比较悲观。

安倍多次组阁,人马全新,但不论在战争责任和军事角色问题上,还是对华政策,立场一贯反动,非但不承认战争责任,不认真解决慰安妇等赔偿问题,反而巧妙利用美国压力扩军,在东亚兴风作浪,惟恐天下不乱。

南京大屠杀申遗成功,日本大肆抗议,以削减教科文组织经费为要挟;美舰侵犯中国南海领土,安倍第一个支持,联美抗华以压制其亚洲领导力,甚至袒护与华有领土争议的越菲,提供军援鼓动反华,欲派“自卫”队进驻金兰湾军事基地,在南海插上一手。

另方面,安倍马不停蹄地走访中国周边国家,在外交舞台与华较量高低,妄图壮大反华包围网……在中国领导人看来,那是不友善外交,安倍是不可信任、难打交道的日相,只好在三国峰会应酬一下,等新首相诞生才开足马力。

田中缔造日中友好

中日的恩恩怨怨,取决于日方领导人的立场与表现。历史上,上世纪70年代,田中角荣首相力排众议,与华建交,给两国奠定友好合作的稳固基础,改变日人讨厌共产中国的偏见,如今半世纪,中国饮水思源,高度评价田中划时代决策,对其后人如田中由纪子前外相也必恭必敬,热情对待。

可惜安倍出身一个“厌华”大家族,先天条件欠佳。外祖父岸信介曾是伪满高官、甲级战犯嫌疑犯,差点丧命美国人手里。战后他荣任首相,一说是美方代理人,反华成了其金字招牌。其弟佐藤荣作更变本加厉,乃超级反华首相、非识时务俊杰,终被亲华派田中取代,为两国谱写新章,流芳百世,全面得到中国人赞扬和尊敬。

进入21世纪,岸信介的外孙安倍晋三荣登首相宝座,其阴魂复活,安倍也自负血管流着“岸信介基因”,于是乎向右拐,亲美反共路线日益鲜明(当然也企图利用美外压扩军),大力推行所谓“价值观外交”与“积极和平主义”,但明眼人马上会看穿那无非是“反共外交”和“附和美国独霸外交”的代名词。

对中国周边国家展开银弹攻势,极尽拉帮结伙之能事,无非想挑拨离间他们与华的传统友好关系。安倍不愿当老二,心胸容不下中国和平崛起,不让她争取应有利益,这就注定中日关系只退不进,凶多吉少。

安倍政权内忧外患

了解中国的日人明白,她从未派兵出国打人,三番四次强调不侵略、不称霸,此宏志可从其立国后的外交策略找到证据。相对,日方又如何?尽管国内大力反对安倍拟定《战争法案》以附和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但好战的他仍坚持亲美路线,要在环球分担警务,充当打手以称霸,围堵中苏等政治体制迥异的共产国家。

显然,中日僵局是两国人民一大不幸,应分秒必争扭转这局面,否则钓鱼岛和南海一擦枪走火,引发大战的可能性就大了。

中日韩首尔峰会,原是解决悬案绝佳机会,也是国情复杂,充满矛盾和不确定性的三国,寻找齐心合作为亚洲稳定与和平作出贡献之模式的良机,三国经济实力占亚洲7成,外汇储备近全球一半,可惜关键问题上未达致协议,无法让实力发挥淋漓尽致。

对于慰安妇、战争赔偿等历史痼疾,中韩两国立场已展露底线,毫无转圜退让余地,“中韩抗日”格局难以改观。球已落日方脚下,成败皆看安倍,惟他并无扭转局势的意愿,个人信仰与岸家族的厌华传统亦有以致之,除非大彻大悟,又愿反传统,摆脱家门的反华阴影。

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明夏参院选,安倍在外交上一无是处,国内有《战争法案》后遗症,《安倍经济学》又“满江红”,政绩平平,信用殆失,无法给选民以美好愿景。显然,其时辰已到,换马在即,故另一强人不破茂虎视眈眈,若选绩欠佳,大失人心,安倍就会像首届内阁般,再次被迫让贤,由不破上台。

这一改朝换代,若成为中日修好、停止口水战的契机,习近平才会亮绿灯,大踩油门。想必盼望中日和好的日本人,会欢迎这一刻到来吧?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