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底有蛇

吃不饱的童年往事,如今都付笑谈中。吃着、喝着、笑着,他们聊起了大姐——我的大姨,数年前患癌过逝。

大姨病重时,被送往安宁疗养院。那地方我去过,干净且安静,而且还有看护,可定时帮癌症病患止痛。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亲人轻轻说,在安宁病房,大姨看到床底下、厕所马桶中,有很多很多的蛇。大姨很害怕,她说,她要回家!她要回家!

当然,站在一般人的角度,那只是她的幻觉。没有蛇,床底下没有,马桶里也没有!不过,她看到很多的蛇在爬动!

大姨小时候生活很苦,外婆生了第13个孩子后难产过逝。她一手把年幼的弟妹们拉拔长大。大姨看弟弟妹妹们都吃不饱,就到处给他们找吃的。到山芭里头,或在田里发现有蛇和蛇蛋,就全拿回来,一个不留,全煮给弟妹们吃…… 

听到这样的故事,我的心有些刺痛……大姨这样做,也是因为爱护弟妹。我在襁褓时,因为家贫等原因,母亲无力照顾我。大姨把我抱回去,和她的弟妹们轮流看顾我,一毛钱也没跟母亲拿。他们一直看顾,实在没空时就把我送到隔壁印度人家,直到我会走路了,才又把我送回家。

我不太喜欢这种因果故事,太直线了……杀生当戒之,不过,我也是众生之命养大的呀!父亲是渔夫。当时,在这偏远的渔村,如果不是祖上留下土地,可以种榴槤、橡胶为生,除了打渔,几乎就没有其他的工作机会了。

当然,我不会因为这样而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或罪业深重。善良的母亲,当年父亲带渔获回家后,对于不能卖钱又不能吃的,就会将其放回大海……我一直在想考:佛法也有适合渔民的,但,这到底是什么?

习性是有生俱来

我也相信每个人的习性,往往是有生俱来的。妈妈是老二,弟妹很多,家务也会繁重。但她从小就不敢杀,连那个时代几乎所有做家务的女人都要会的杀鸡也不敢,既使一直被外婆骂,她也不敢拿刀划鸡的脖子。或许,她跟弟妹的缘份并不比大姨来得深,所以少了一些操心吧……

与其说因果,不如说因缘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