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州官之后轮到反对党
槟还有领袖车牌违规

沙希旦的车牌字母排列方式严重违法。

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国会进行期间,国会反对党领袖在陆路交通局于全国严厉展开检查轿车车牌行动时,揭发多名部长及副部长的车牌不符规格,而在国会掀起“车牌”风波。

当时,槟州政府的官员也被“车牌”风波“殃及”,因多达60多辆的官车,包括槟州首长林冠英及其行政议员的官车丶槟州发展机构等政府机构的官车车牌,经检验后也是不符陆路交通局的规格,而槟州政府也迅速更换了所有官车的车牌。

然而,一年后,车牌不符规格的问题,似乎还在槟州延烧,但这次并不是槟州政府,而是槟州反对党。

槟州政府于上周召开州议会,正当所有人都关注于2016年槟州财政预算案的当儿,《南洋商报》记者发现原来去年闹得满城风雨的“车牌”,在槟州仍有余波,多名槟州反对党领袖的轿车车牌竟仍然是不符规格的。

巫统议员车牌难辨

其中,槟州巫统直落巴巷区州议员拿督沙希旦所驾驶的MINI Cooper轿车,其车牌的英文字母与号码排得很密,如果远看的话,完全无法辨识。

而巫统的另一名领袖槟榔东海区州议员拿督罗斯兰的沃尔沃(Volvo)座驾的车牌,也和沙希旦的如出一辙,排得紧密,显然是不符陆路交通局的规格。

根据陆路交通局网站所阐明的车牌规范,汽车的车牌字体的高度需7公分,及宽4公分(不包括数字“1”),每个英文字母或数字之间的距离是1公分,而英文字母与号码的距离则是3公分。

至于车牌板的规范则是白色字母及数字字体,配以黑底框;而车牌在白天时距离视线75英尺(约22.86公尺)外,及晚上时距离视线字英尺(约18.28公尺)车牌的字母和号码都可清楚看见才是符合规格。

而去年12月,一名本地马来资深艺人凯蒂弗兹雅所拥的奥迪座驾车牌号码,因过于花俏而远看时会被看成“MOMMY(实则MCM1774)”而被取缔。

槟州反对党领袖查哈拉的徽章才是良好示范。

须放旁边或上方
徽章禁置车牌内

根据记者的视察,巫统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法立的标致(Peugeot)轿车车牌以及叶舒惠的驾座也置放了一个州议员的徽章,这其实也属于违例做法。

根据陆路交通局的条例,车牌内只允许展示号码,当局并不允许展示或贴上任何徽章、文字、广告、贴纸、符号等。

一名陆路交通局的发言人受询时指出,当局的车牌规范已详细列明,而且他们不曾,也不会发出任何准证予任何人,让他们在车牌上展示字母及号码以外的物体。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槟州执政党州议员的车牌号码旁也被指置放了一个州议员的徽章, 不过仔细一看,其实有关徽章其实并不是在车牌内置放,而是在车牌旁,或车牌上方安置,因此不算违例。

如今熙来攘往的车道上,总是看到许多轿车的车牌上展示了各种各样的徽章、文字及符号,以彰显车主的身分地位,或贴上纯粹个人喜好的帖纸。

至于违例车牌是否获得陆路交通局的特别允许则不得而知?

左边的车牌徽章放对了,右边叶舒惠(蓝色)的则违法了。

国州议员座驾墨镜多不合格

陆路交通局的汽车隔热膜(俗称墨镜)规范,除了少数特定权贵能享有豁免权外,包括国州议员及进口车等,一律须遵循。

根据最新的墨镜规范,汽车挡风镜的透光度必须是70%,司机左右的车窗透光度必须为50%;后座乘客位的车窗及后镜则是30%,但是,数位槟州反对党领袖的座驾可能不达标。

该局网站阐明,所有汽车须遵从上述规范,仅有国家元首、各州苏丹或州元首、正副首相、部长、首席部长、州务大臣、首席法官的官车可豁免。

不过,该发言人受询时指出,若是涉及安全问题的警车或关税局执法官员的官车,因必须执行任务,则可享有豁免权。

健康问题可要求豁免

另外,如果车主或乘客因为面对健康方面的问题,如不能被阳光照射,或眼睛不能负荷过强的阳光度,则可以通过陆路交通局,附上所需的证明文件,致函予交通部,向交通部长申请豁免。

惟因健康问题而提出的豁免权,必须每年更新,如已不符合条件,则不会获得批准。

他强调,即使是议长、国州议员、州行政议员,都须和国民一般,遵守有关规定。

对此,如果是不曾获得陆路交通局的墨镜豁免权的话,目前州内的多名国州议员的座驾,他们所使用的墨镜,显然是不合格。

郑来兴(中)与林秀琴(右)的轿车车牌旁的徽章,严格来说不在车牌内,安全过关。

手记——黎添华
正视小错  不犯大恶

槟州政府宣布明年度财政预算案那天,一名同行问我为何同事要写这样的一则新闻,毕竟对比贪污、滥权、砍山、填土,这毫无新闻价值。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但,我们还是做了,而且用了超过一周时间。

值得吗?是的,值得。因为神圣议会上也不容许错误的事情肆意乱来、身为制定法令的州议员更不能知法犯法,然后任由事情继续发生。

所有的大恶都是今天的小错促成的。今天不纠正,就上梁不正下梁歪;今天小错不改,不严正看待,那么未来就更加肆意妄为了。

不说不知,一些在议会的执法单位向笔者坦言,其实本身也意识到朝野们的座驾车牌出现问题,但是,却因为不想、不愿、不敢告知当事人,因此事件就在大家缄默中继续着,而一名议员的助理也告知,其实YB本身不知道自己违例了,然后谢谢媒体告知。

所以,就算它是小事,但是,你还觉得不重要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