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锦贤:灵活分配遗产
私人基金会更保障财富

黎锦贤:私人基金会在处理资产或遗产分配上,更能展现出灵活性,让财产获得保护和增值,不轻易流失。

(吉隆坡17日讯)相对于设立遗嘱和信托,私人基金会的功能显得更灵活,提供人性化的家庭遗产分配工具,确保资产不会外流。

《南洋商报》及纳闽国际商业及金融中心(Labuan IBFC,简称纳闽IBFC),于今天联办“信托和基金会——对遗产和企业继承规划的谜思”财富管理讲座会,特邀请独立财务规划顾问黎锦贤,分享家族财富规划及家族基金会的相关资讯。 

黎锦贤指出,基金会灵活性高,管理基金会有如管理一家公司,通过它就犹如运用信托来保护家族的资产。

债权人动不了

“私人基金会的用途,包含了遗产分配、财富保护,及税务和财产继承的规划。”

创办人在设立基金会后,委任相关人士如家庭成员担任理事会成员,由双方全权管理;设立两年后,债权人(即创办人)无法获得索偿。

也因为债权人的权力限制,加上理事会能够制定章程和细则,让基金会的财产更有保障且不易流失。

此外,创办人和理事会也能透过继承规划,与财务规划员咨询,让基金会增值并达到永续经营。

“理事会必须要确定和提出投资回酬率目标,让第三方财务顾问分析基金会现况和市场,制定出投资计划。”

由于基金会由创办人全权管理,因此,不用额外信托人来管理资金,也无需担忧信托人的信任问题。

不能被推翻 免争产纠纷

与遗嘱不同的是,私人基金会不但能够有不被推翻的优势,而且还能够妥善地安排财产,让基金会能够永续为家族以及社会经营。

“遗嘱虽然已具备法律效力,但其有效性仅在立遗嘱者去世后才有效,然而,后人是否会按照遗嘱的分配?对死者在生前来说,是永远无法得到的答案。”

黎锦贤提到了数项例子,包括龚如心和梅艳芳的遗产问题。

龚心如丈夫王德辉在失踪超过8年后,香港法庭在1999年判定后者已死亡,自此便掀起龚与家翁在法庭争夺王的资产,直到2005年9月才有结果,判定妻子获得其遗产。

另外,虽然梅艳芳生前有立下遗嘱,但其母覃美金在2009年上诉试图推翻遗嘱,获得全额财产,最终在2013年败诉,甚至因拖欠律师费而破产。

黎锦贤指出,设立基金会能避免上述事件发生,因为基金会有效期,是在完成设立后便立即生效,而且在必要时,理事会能修改章程,发挥其中灵活性。

设立基金会好处多

黎锦贤在讲解中提出数个个案,讲述如何通过基金会,解决在子女和家庭结构出现状况的资产继承问题,也显示出私人基金会的灵活度。

个案1:防独子迅速败光家财

A家长有挥霍无度的独生子,而为了确保家庭财产在双亲去世后,不被儿子迅速花光,他们没有设立遗嘱,转而成立私人基金会,透过父母制定的理财章程,确保全额财产不会一次性流入儿子手中。

此外,为了鼓励儿子出外工作,规定每赚取1000零吉,将获得来自基金会的3000令吉作为奖励。

个案2:保障女儿财产不外流

年轻貌美的B,是家中唯一独生女,而父母为了不让家族庞大财富成为B的追求者的目标,因此将大部分的财产放入家族基金会,并且委托第三方和监督机构管理财产,让财产不外流。

个案3:委托第三方管理增值

C先生在数年前离婚,孩子由父亲抚养,而在随后的第二段婚姻中,也生下了2名孩子。

C先生在离世的数年前成立基金会,将资产放入基金会中,并且完成财产分配,当中前妻、第二任妻子以及所有的孩子,都成为基金会的受益人。

此外,C先生也委托第三方财务和投资顾问,透过投资活动让基金会增值,而受益人也能获得一定份额的回报。

个案4:免离异争产保障孩子

来自中国的D夫妇,为了避免双方在可能发生的婚姻破裂后争夺全额财产,同意将一部分资金放入基金会,其余的将以不同比例分给双方和孩子。

锺宝琳(左起)、黎锦贤、邱梽法、刘鸿辉、沈小珍及陈明珠。

逾200出席者受益匪浅

这是《南洋商报》及纳闽IBFC联办的财富管理系列第三场讲座会,今早在本报视听室举行,吸引超过200人参加。

主讲人黎锦贤采用风趣及浅白的方式讲解,出席者获益良多,对遗产和继承规划工作有了更深一层了解。

尽管今早下了一场雨,拥挤的交通状况仍然无阻人们出席这场讲座,出席者计有商家、理财规划师、信托基金代理、本报读者等。

黎锦贤在讲座会上解说财务规划、遗产和继承规划的工具、遗嘱的重要性,以及私人基金会的运作方式。

由于对私人基金会深感兴趣,出席者在问答时段踊跃提问问题,主讲人一一解除他们心中的疑惑。

黎锦贤是拥有国家银行及证监会承认的独立财务规划师执照,有超过10年的风险管理和财务规划经验。

出席讲座会的嘉宾,包括纳闽IBFC企业发展总监邱梽法、品牌高级助理陈明珠、纳闽盈满信托有限公司企业规划总监鍾宝琳、《南洋商报》总执行长刘鸿辉,以及业务发展经理沈小珍等。

逾200出席者专心聆听讲座,以更深一层了解遗产和继承规划工作。

资产规划师●施新兴

资产规划普及

每个行业都要与时并进,我希望通过讲座会,了解这个行业的最新进展。

我在早期时从事保险业,过后发现客户的需求也跟着时代改变,因此也从事资产规划,为客户提供一站式企业与财富资源管理的服务。

很多客户为了省却麻烦,把本身的理财规划交由专人处理,希望专人提供一条龙服务。

在外国,资产规划相当普遍,至于国内,人民目前己开始接受这类规划方式。

专业财务规划师●陈金阙

基金会费用低

虽然我非常熟悉遗嘱和信托,惟却不清楚私人基金会的运作方式,希望通过讲座会,进一步了解这项继承规划工具。

身为财务规划师,我为许多客户进行投资理财。

对于资产繁多的人,若要成立信托,除了必须缴付相当高的行政费用,也必须交出把资产拥有权。

而对于拥有庞大资产的人士,成立基金会的行政费用并不高。然而,只有20%的客户有立遗嘱。

退休人士●陈金盾(66岁)

冀办更多讲座

我有4名孩子,年轻时从事家族生意,20多年前已立遗嘱。

虽然过去有听过私人基金会,惟却不甚了解运作情况,因此,趁着出席这场讲座,探讨及比较不同的规划承继方式。

希望《南洋商报》往后举办更多类似讲座,促使遗产和继承规划更普及化。

财务顾问●陈美霖(40岁)

吸取更多资讯

尽管已是理财规划师,我还是经常出席财富管理讲座,以吸取新资讯,寻求更佳理财方案。

突发事件几乎每天发生,今日不知明日事,只有做好遗产和继承规划,才能妥当保障下一代。

遗产和继承规划是非常好的东西,人们应该加以推广及分享。

我早已立下遗嘱,以前父母没做的,到我们这一代,要尽早妥善安排。

专业人士●罗启辉(49岁)

特地请假出席

看到身边的人逐渐离世,为了下一代着想,是时候了解各种理财方式,从中寻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工具。

我明白立遗嘱的重要性,不过却一直认为是不急的事,所以至今尚未立遗嘱。

我错失了《南洋商报》及纳闽IBFC早前举办的两场财富管理讲座会,所以今天特别向公司请假,以解我对遗产分配的各种迷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