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是亚洲的教训/拿督李耀明

11月8日,缅甸大选真的举行了。下议院440席和上议院224席有25%保留给军方,胜选的政党必须保住剩余498席至少67%才能达到简单多数。一如所料,即使在不公平的条件下,昂山素枝的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还是赢得80%席位,有权组织政府。

还有另一轮,是上下院和军方投票选出新总统(政府领袖)。全民盟候选人将轻易胜出。因为宪法阻止昂山参选,她公开宣称将“凌驾总统”。

在索尼娅·甘地的例子中,她排除自己,让给曼莫汉星(2004至14年任总理),因为意大利裔参选总理,对印度民众可能是“太过分”了。不过,曼莫汉星有第一流技术官僚的卓越资历,她能有效操控傀儡才怪。

至于昂山,无疑从一开始就是推动者。没理由她的政党或选民可接受其他方式。全民盟总统候选人必是自尊超高的人,或也许是难以置信的“演员”(按剧本),安排才行得通。

最动荡的历史

缅甸1948年独立,此前曾经历60年英国殖民。

独立实际上加速了种族引发的起义。民选政府无法解决,封建军阀传统和国土面积(67万平方公里,是大马的两倍)也成了障碍。尼温将军1962年发动军事政变。他冻结宪法,解散国会,宣布缅甸为社会主义一党国家,并将之与全世界隔离。

缅甸成了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

到了1988年,持续镇压导致大型人民起义,称为8888运动(1988年8月8日)。直到同月18日,国家法律与秩序恢复委员会(SLORC)掌权后才结束。官方将死亡人数维持在少于400人。其他经证实来源引述的数字为约3000人。这时,昂山素枝回国照顾生病的母亲,首次加入“亲民主”运动。

在全球压力下,军政府同意在1990年举行自由选举。全民盟赢了国会447席中的398席。军政府宣告成绩无效,软禁昂山。

20年后,缅甸再次大选,由政权支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领头。规则很过分,以至于投票率仅约30%,巩发党赢得76.5%席位。全民盟发动抵制。

正在5年后,在真正的选举中,巩发党仅赢得10%席位。

时光停顿的土地

缅甸承认8种不同种族。缅族最多,占人口三分之二。

有其他少数民族成了内部驱离人口(IDP)。例如罗兴亚,是尼温统治下的官方IDP。他们受到非公民的待遇,被剥夺所有宪法权利。我不知信回教是否是问题,或仅是方便的借口。让我们看看昂山政府如何解决这个肇始于超过50年前的野蛮对待。

考虑到军政权从1962年起施加难以言喻的痛苦,给全民盟的选票可视为给自由的选票。但因从未知任何形式的自由(即使是“个人想法”),我好奇这些“自由公民”有什么期望。

另一方面,全民盟未有民主施政经验。所知的唯一模式是2011年起军方支持的巩发党、更早期的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SPDC)和SLORC军政权。

缅甸独立时,因共和联邦武装部队与马来亚国家解放军(马来亚共产党的军事分支)的武装冲突,马来亚宣布紧急状态。新加坡首次大选,选出立法会25席中的6席。其余席位由总督和英国人领导的商会委任。

10天前,缅甸首次举行“自由和公平”选举,由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监督和观察。大马超过2年2个月前举行第13次大选,新加坡则举行独立后第12次大选。

感觉像“时光停顿”,即使67年前已自治。英国没有隐约察觉缅甸尚未准备好吗?

军方和全民盟将会是最奇怪的枕边人,但我相信双方敏锐意识到,在此情况下,主要争论的空间不大。

附笔: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获69.9%选票,确认它做对了许多事。他们的问题是,下一届大选成绩如何保持水准!好吧,他们一直追求高基准。

在我国,国阵31个月前仅获47.3%选票,却仍未显示迫切性,令我困惑。我相信国阵主席知道联盟如何赢回支持。我只是质疑,他持续迎合不会失去的选民,因为后者无处可去。顽固分子只是声量大,但不受欢迎。

我支持两党制的一个附带条件是:双方要同等强大。所以,我需要国阵振作。(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