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写作的路上有他们的踪迹
——邝氏一家

我的姐姐很怀念在英国居住时,姐夫带她去油菜花田所感受到的宁静安逸。Ava特别订了这幅画送给她作生日礼物。

我虽然走在贫瘠的写作道路上,但找我写序的人却不少。最近一次是为我的外甥女邝霭慧医生在香港出版的新书《爱是最好的疗愈》写序。

没想到52周的写作生涯轻轻松松就已经到了尾声。时光飞逝差点让我来不及跟爱护和支持我的朋友道别。有你们的故事才能丰富这专栏的内容,使我从战战兢兢接受这挑战开始,继而愈发投入,直至今天这最后一期。

回顾我在写作方面的经历是相当贫乏的,偶尔写一些歌词之外,完整的作品只有在2004年为“中华健康快车”写过一本〈家乡的龙眼树〉。若不是去年“吾妻57书画展”给我推动力,恐怕很难完成长达一年善缘之承诺。

邝霭慧医生(Dr Kwong ,右二)在2007年成立香港遗传性乳癌家族资料库,常举办活动宣传对乳癌提高警觉的重要性,妈妈与弟妹都来支持她。

为家人写序

我虽然走在贫瘠的写作道路上,但找我写序的人却不少。最近一次是为我的外甥女邝霭慧医生在香港出版的新书《爱是最好的疗愈》写序。其实这已不是首次写关于我姐姐一家人,在〈家乡的龙眼树〉里提过姐姐对我的照顾,也曾替外甥邝祖德(香港音乐人)的专辑并小说写序。在这路上总会找到他们这一家的踪迹。现摘录如下:

“邝霭慧医生——香港大学外科系乳腺外科主任

记得小时候体弱多病,母亲不顾当时我们家的经济状况,坚持带我去看西医。印象中,每当我因喉咙发炎导致发高烧时,医生会用一小瓶有英文标签的“特効药”滴进我的喉咙,滋味相当难受。

年纪小,不懂看英文,也顾不了吃的是什么,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挨过那几滴可怕的物体,我的病就会很快痊愈。我对医生的信任亦从那时候开始建立。一直盼望,家里成员中有一位医生多好!

自私的期望

Ava——我的外甥女,从小就长得特别标致。若以中国面相学(虽说跟医学似乎背道而驰)作为根据,她的前额丰腴饱满,显示她绝顶聪明,是读书的好材料。

果然,凭着她的个人努力,终于众望所归,成为医学界顶尖人物。本来想用“权威”二字来形容她在研究工作的一切付出,因与她有血缘关系,还是低调一点处理。再者,我这阿姨只懂音乐书画,充其量在歌唱舞蹈方面给她肯定吧!

说起艺术,Ava读大学时曾经跟我提过,她醉心于舞台剧演出。我眼看姐夫和姐姐对她莫大的期望,不敢鼓励她向这方面发展。或许,我们是自私的,但是,对那些因她得痊愈的,从她的研究结果而受惠的病人来说,我们的自私似乎是对的了。”

由于篇幅有限,不能尽录,希望以后再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的创作世界。关于即将在12月6日台北个展的捐献者的故事,只能另作安排了。容许我再说一遍:“珍重!后会有期。”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