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眼里的十字军?/许国伟

法国巴黎遭受“回教国”(IS)的血腥恐怖袭击,造成惨重伤亡。 “回教国”的崛起后,其所作所为已引起国际,尤其是欧美国家的恐惧与愤怒,只是依然无法有效遏止“回教国”的扩张。

随着这一次巴黎血案的发生,欧美国家会如何反应乃至反击,已经不只是关系到欧洲各国对待回教徒难民的政策而己,甚至也会影响未来政府及政党,在面对反恐与国内人数节节上升的回教徒政策与方向。

更直接来说,现在是进入“准战争”状况了。当前的局势彷佛又回到一千多年前,十字军东征的那一幕。 当然,十字军东征的历史因素与今日不尽相同,但大时代背景下也是回教帝国的势力极度扩张。当时阿拉伯世界的版图己伸到西班牙,让欧洲人震动了。

借攻击阻回教扩张

想到十字军东征,就再翻出阿敏·马洛夫的着作《阿拉伯人眼中的十字军东征》,重温一次。 这是一本以阿拉伯人的视角出发的书,就像作者所说的,阿拉伯不称之为“十字军东征”,而称为“法兰克人侵略”,或“法兰克人的战争”;法兰克人,可以用来泛称西方人,也可以是专指法国人。

作者阿敏·马洛夫是原籍黎巴嫩的阿拉伯作家及新闻工作者,也是中东问题专家,这本书是根据阿拉伯人的记载写成,是不同于欧洲人观点来看这起惨烈的战争。

法兰克人原本想借由攻击以封锁回教势力的扩张,只是两百多年的战争最终也没能做到这点,反而原本建立的各个小国最终逐个被拔除,且回教徒进而反攻,致使战火连绵不休,而且手段血腥残暴,屠城时妇孺都不放过。

除了阿拉伯视角的叙述,作者也提到一些不同的观点,包括阿拉伯的世界衰落,不完全是因为十字军东征造成。

回教世界闭关自守

他说,早在法兰克人到来时,阿拉伯世界已出现衰像,只是东征后衰落更明显;原因有二,一是回教世界固步自封不再愿意与时并进学习新文明,反之法兰克人愿意学阿拉伯语,把各种医学天文数学等知识学了且带回欧洲,但阿拉伯人不愿去吸收西方的观念与知识。 二,是阿拉伯人无法建立一个稳定的政治组织,每次权力的交替都斗得你死我活,反之法兰克人就有完整的制度。

因此作者就说,“在西欧,十字军的东征掀起经済与文化上的革新,但在阿拉伯,战争导致数个世纪的衰败和文化上封闭,在遭受四面八方打击后,回教徒世界开始闭关自守,变得过度敏感,处处防人,容忍度差及格调降低,这种保守的态度随着现代世界的演变更趋严重。”

直到今天,这种视西方人为压迫,或者有“出兵”的动作,就马上联想到十字军东征,并视为十字军再来,而要发动圣战来捍卫宗教的心理,仍然存在广大的回教世界里。

心境感觉受到迫害

就像外媒报道,“回教国”在宣称干案的声明里也提到,“只要他们(法国)继续身处在‘十字军行动’的第一线,辱骂我们的先知、夸耀对回教发动战争、用战机在哈里发的土地上轰炸回教徒,那死亡的味道就不会离开法国人的鼻子。”

尽管十字军已过去了千年,只是回教世界里仍有不少人,时间彷佛仍然停留在千年前。就像作者所说的,“只要回教徒的世界持续遭到攻击,就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种受迫害的心境,最后往往以危险而固执的观念形式作激进的释放。”

对了,在作者简介栏中提到,阿敏·马洛夫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因目睹黎巴嫩家园在宗教政治冲突中日渐隳败,同胞互相屠杀,伤心之馀被迫离开祖国,带着妻儿移居法国巴黎。

如果他如今还在巴黎,不知内心有何感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