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空空如也 外国客不敢来
法国旅游业遭重创

上千民众星期日聚集巴黎圣母院,出席一场悼念恐袭事件遇难者的仪式。(美联社)

(巴黎16日综合电)这次巴黎恐袭恐令不少旅客暂时对法国以至欧洲却步,旅游业首当其冲,或令疲弱的欧洲经济雪上加霜。多间航空公司14日仍如常安排航班往返巴黎,欧洲之星铁路服务也正常运作,但恐袭已大大降低游客到访巴黎的意愿,有指来自英国的火车空空如也,有人甚至要求旅行社取消到巴黎的行程。

美国纽约31岁投资银行家纳迪斯原订与妻子到巴黎庆祝结婚周年纪念,但巴黎恐袭令他们退缩,直言“不想因为去一趟巴黎而丢掉性命”。

梦想前往巴黎的埃及女大学毕业生塞义德也对事件感到害怕,坦言不想因为自己戴头巾和种族问题而被虐待。

上述个案并非单一事件,有美国旅行社负责人表示,约10名顾客要求取消到巴黎,认为此举会打击旅游业、酒店业、航空业及餐饮业。

事件令法国旅游业首当其冲,持续不振的经济也受到损害,主因当地为全球最多旅客到访的地点,旅游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接近7.5%。

民众张开双手为遇难者祈祷。(美联社)

五成旅客取消赴法

虽然航空公司让不想到巴黎的游客免费更改机票,惟仅限未来数天启程的航班。

巴黎13日发生恐袭事件,导致许多印度人因不清楚手上申根签证是否有效等因素,取消原订前往法国的行程。根据旅行社统计,整体可能有四到五成旅客取消赴法国。

印度一家旅行社表示,法国已经宣布在未来30天内退出申根签证,法国大使馆也不再核发申根签证,这让许多持有申根签证的旅行团旅客和个别旅客感到困惑,不知道自己手上的申根签证是否能入境法国。

在波兰首都华沙,民众星期日在法国使馆外摆放蜡烛、花束,悼念巴黎恐袭事件遇难者。(美联社)

“不如想象中那么可怕”
中国客无惧游巴黎

一则以《勇敢的中国旅行团》为题的消息15日在社交媒体流传。有人称,在巴黎全城戒严的情况下,中国人已经一大早就去歌剧院照相,然后去老佛爷公司购物了。

上述消息配图显示,所称的歌剧院并非遭袭的巴塔克兰剧场,而是巴黎歌剧院。

中国游客星期日在罗浮宫前拍照。

商场午后关门

巴黎拉法耶特商场(老佛爷)14日上午一开门就引来不少中国游客,但因遵循巴黎警方通知,商场当天下午关门以强化治安保障。

不止一名在凯旋门、罗浮宫外拍照、游览的中国游客15日对《环球时报》说,巴黎不像想象中那么可怕,街头与景点一切正常。

躲过红高棉  难逃“回教国”柬餐厅老板恐送命

巴黎的柬埔寨移民因一家柬埔寨餐厅受袭、老板生死未卜而受到打击。不少柬埔寨人15日回到遇袭餐厅外悼念,慨叹柬埔寨人命运坎坷,为了逃避暴力政权与战乱而逃难到自由的法国,最终仍然逃不过遇袭的命运。

位于比夏街的“小柬埔寨餐厅”受到袭击。不愿上镜的锺先生(译音)15日早上与法籍妻子到餐厅外悼念,锺是第二代柬埔寨华侨,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柬埔寨人。

柬埔寨人手持国旗,到受袭的小柬埔寨餐厅外悼念。

他指“小柬埔寨”在区内甚受年轻人欢迎,他的子女都是常客,而且认识餐厅老板,知道他也是中柬混血的移民。

锺指当局只公布了死伤数字,未公开名单,因此至今仍未知老板的生死。他说:“(餐厅老板)为了逃避红高棉而远走他方,这是每一个柬埔寨人的故事,不过他现在又遇到袭击。”

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民众星期日点燃蜡烛,悼念巴黎恐袭事件遇难者。(美联社)

恐袭血腥画面流出法媒自律全无采用

巴黎恐袭发生后,15日开始有一张巴塔克兰剧场内的血腥照片在网络流传,但到晚间为止,法国没有一家媒体采用。

巴黎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129人死亡,其中以巴塔克兰剧场死伤最为惨重。15日开始,有剧场内的血腥照片在社交网流传,引起众多网络使用者抗议,部分转发照片的帐号因而被删除。

照片被网络使用者转发或被英国等少数外国媒体网站刊登时,有的经过模糊处理,但仍明显看得出拖行的血迹。

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法国使馆外,出席星期日悼念仪式的一名女子将嘴唇涂上红白蓝3色,以示对法国的支持。(欧新社)

尊重罹难者和家属

法国国家警察15日下午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出于对罹难者和家属的尊重,不要协助散发犯罪现场的画面。”司法部长陶比拉也发推文呼吁尊重罹难者和家属。

《世界报》指出,到当地时间15日晚间8时许,法国没有任何媒体采用这些照片。

来自英国的特贺波(左)与潘恩,枪口余生,幸运历劫归来。

英女藏身地窖逃过剧场屠杀

巴黎遭连环恐袭造成惨重伤亡,2 名英国女子在恐怖分子于巴塔克兰剧场疯狂射杀时,机警躲藏在地窖里,幸运逃过一劫。

34岁的特贺波与33岁的潘恩来自苏格兰,13日晚间她们前往巴塔克兰剧场观看美国乐团“玩命鹰族”演唱会,却遇上法国史上最严重的恐怖攻击。

潘恩与特贺波今天搭机返回爱丁堡机场,潘恩告诉记者,当她们看到子弹发射到舞台后,立即拔腿就跑,恐怖分子发动第二波扫射时,现场很多人都倒下,但她坚持继续逃跑离开现场。

她说,如果当时往左边跑,就可以立即离开剧场成为第一个逃到大街上的生还者,但是她们对剧场的环境不熟悉,往右边跑后最后进入一间房间,但找不到出口,只发现一个通往地窖的门。

为了保命,潘恩和特贺波躲进地窖,才发现无路可退,马上关灯躲在里面,不久地窖的门被冲开,“枪手走进来,我们以为就要死了”。

幸运的是,枪手并没有发现她们。在躲藏于地窖的3 小时,2 人听到剧场内混乱的枪杀,至今仍心有余悸。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的法国大使馆

瑞士日内瓦附近和法国接壤的关卡

欧洲各国加强反恐

法国巴黎连环恐袭后,欧洲各国风声鹤唳,无不大幅加强安保,各主要据点或旅游胜地都大幅增加军警巡逻,边界地区严格执行安检。

德国法兰克福机场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一所法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