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焚尸如杀鸡烤肉/黄子

六七十年代港产的武侠片,或是飞檐走壁或是脚来脚往,杀得尸首异处打得血肉横飞,只要是好人打坏人,看了过瘾。上了中学,报刊的评论指责这类影片,太过血腥,意识不良。只因少不更事,并不在意,也没共鸣,还是看得很过瘾。

读鲁迅的小说、沈从文的散文,那时代以及之前的“五千年”,中国古人到刑场看杀头,就如现代人去看演唱会。刽子手一刀下去,人头落地,看客还会津津乐道刽子手的刀法如何?人头飞得多远?死囚临刑前的神态如何等等?

犹如今人谈论周董飙歌有没走音,品头论足,对血腥暴力,真是英雄见惯,不惊不惧,平常心看待。说来,洋人也好不到哪,英军和马共战斗时,打死了马共,英国兵还把人头砍下来,手拎人头拍照留念!这是多么残忍的事,现在只有“回教国”(IS)才干得出。看到“回教国”拎人头拍照,谁不觉得恐怖、恶心、可怕呢?

血腥暴力麻木人心

从前婆罗洲达雅族的长屋,挂满人头。檐前人头越多,表示主人越英勇。但宣教士福音传给他们之后,达雅族已不再猎人头滥杀无辜了,文明平和了。

二次大战过后,虽说人类社会已经比较文明,在现实中不能接受太过血腥残忍暴力,但小说的描写、电影镜头的残忍血腥暴力,并没有因此更为减少,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血腥暴力的镜头、文字,以及90年代面世的电玩,对人肯定有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潜移默化地麻木人心,以至于处之泰然。极端的情况,甚至会模仿电影的情节、电玩中的杀人游戏。

此外,毒品也会戕丧人性,有些攫夺匪干案前服之以壮胆。“回教国”兴起,更让世人,再次见证极端宗教的魔力,邪恶的教义,毒害信徒,一个个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还自以为替天行道。

文明无法洗净罪性

人杀人,动机各有不同,圣经里记载最古老的凶杀案,是哥哥该隐因为妒忌弟弟亚伯。而刚刚发生在打巴的一家四口,父母兄弟一起上阵,杀了一个又一个,连杀四人,可能还有多人被杀。这极为罕见的家庭杀人犯,媒体冠上杀人魔家族,确实已如魔了。一家人动辄杀人,看来为了钱财。

无论是电影、电视、文字、毒品,甚至宗教的影响;无论是因为妒忌、是为了钱财或仇恨而杀人,展示的千古不变,是人性中阴暗的残忍罪性。

人类进步文明至此,却也无法涤净人的罪性。

人有自由,行善或行凶的自由。许多人因罪性的发酵无法抑制,无力行善,却有无穷的力量和勇气行凶作恶,杀人、肢解、焚尸,凡人看了惊怵恐怖恶心,他们可以做得像杀鸡烤肉那么平常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