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改别人的论文更苦

当博士生和助教其实真的很累。每天忙得没日没夜,天昏地暗,步出办公室的时候通常已经是将近午夜12点。从早上7点开始忙到午夜12点,这样的生活,我足足过了6个月。

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先开启电子邮件,看看学生们今天又有什么问题需要被解决,然后再看看自己博士班的电邮,这样就没有了一个小时。

小弟在此纯粹想要和你们分享当博士生的疯狂和难处,好让大家在想要步上这条学术之路的时候能够自己衡量,看看学术之路是不是如大家想象中那样。

快速梳洗一番之后,便驱车前往大学教课,然后在课余的时间阅读多不胜数的书籍,还有一大堆需要被处理的文件不等。原本还以为博士生只需要管好自己的论文还有研究就好了,殊不知还有数不尽的功夫需要被妥善的处理。

一会儿要和讲师开会;一会儿又被教授抓去询问博士论文进度;最后还得在办公室接见有数不清问题要问的学生。一个礼拜就这样无止境的重复,有点很无间道的感觉。

一天睡4小时平常事

最让人无奈的是,当你工作能力很好的时候,别人就会给你很多的责任,然后期望你能够负起日益不断在增加的工作量。这还不是最痛苦的地方,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我们还得兼顾自己的论文及研究,扮演十全十美的博士生角色。

就因为如此,常常回到家已经是午夜了,结果还是手提电脑随手拿来,继续自己的论文和研究。对我来说,一天睡4个小时已经是让我非常习以为常的写照。

此外,当博士生助教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改作业和考卷。就在上一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正是到海边野餐晒太阳最好机会的周末,我不幸的被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批改学生的论文。每篇论文大概有3000个字,大约10页,而总数有60份。

就这样,花了2个星期埋没在学生们的论文之中,绞尽脑汁的批改,希望自己可以赶上截止日期。最后倒是赶上了,可是隐约之中,好像赔上了自己的生活情趣,以及可贵的健康。朋友开始越来越少见,还有人以为我失踪了。我就这样隐藏在大学这座讨厌的象牙塔里,痛苦的与学生们的论文一起煎熬。

好像黑洞无止尽

我常常在想,以前自己在读大学的时候,写论文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现在熬过了,来到了另一个阶段的时候,我才发现,批改别人的论文才是让人苦不堪言的工作。

好不容易熬过了批改论文的苦难,争取到了3天不用去担心课程上的问题。如果大家以为这3天是放假的时候,那你们就错了。这3天其实是没日没夜的在赶自己博士论文的进度,还有处理博士班的文件。

3天之后,又是批改考卷的时候。就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去,好像无止尽的黑洞一样,把我吸了进去,完全爬不出来。当然,这样的工作甘苦谈不局限于学术领域。我想很多的行业也都大概是这样吧?

我觉得最幸运的是,纵然这过程真的非常难熬,不过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的机会也不多。至少哪天我累得瘫痪,我依然是有着当初的那股热忱以及干劲。希望正在忙碌的大家也能不忘初衷,一起疯狂的努力下去,为自己的将来奠下强稳的基石。我们一起努力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