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年度汉字初选“十字”(3)/王介英

“耻”指的应是“耻辱”、“廉耻”。知耻使人“有所不为”,这是体认“人性尊严”的一种表现。

在大马有谁做了业已证实的失德之事,而且事态严重到要以“耻”作为年度汉字?若只是传言蜚语,无法证明,或还未证实,你怎么可以那么不负责任,就把它当作真有其事,并以“耻”来表述?

“税”当指“消费税”的实施。毫无疑问,消费税令中下层的广大人民百上加斤,使许多收入不多的市井小民备感生活艰苦。但还不至于达到民不聊生,活不下去那么严重。何况消费税世界各国早已实施,我国加以仿效是迟早的事。无论如何,由于它影响深远,倒是可以考虑的一个“汉字”。

跌字是有潜能黑马

“跌”指的不可能是“物价下降”或“过路费跌”,而是“马币对外币兑换率下降”、“国库储备金减少”、 “人均收入减少”。这的确是大马自1998年金融危机以后,面对的最大挑战。

但据专家说,大马经济基础依然稳固,金融结构也健全,只要国际市场上扬,我国渡过难关,就指日可待。由于它涉及全国各行各业以及担忧动摇国本,造成不容小觑的连锁性负面影响,所以“跌”是具备潜能的“黑马”。

“霾”,毫无悬念,指的是来自印尼的“烟霾”。它既危害人们的健康,也影响民航飞机的起降,让广大人民吃尽苦头。但“烟霾”之害年年都有,而且几乎是每年“应时而至”,并非今年才突然出现。

这一点使它作为“年度汉字”,打了折扣。但由于今年特别严重,东西马都波及,时间又特别长,所以依然可以考虑加以接受。

“乱”指的应是“乱了阵脚”、“乱了生活节奏”、“乱了出入口贸易的策略”。它可以是“一马发展公司”负面传闻带来的结果,也可以是“马币兑换率下降”,“消费税实施”、“烟霾”问题所造成的影响。还可以反映2014年拨给华小的拨款被调作救灾用途而没有作出交代得乱象。既然“乱”这个汉字,能包含这么多方面的问题,它应是最有资格成为“年度汉字”的选择。

苦与乱是最好选择

“苦”指的是“痛苦”、“烦恼”。“一马发展公司”引发的负面传闻,既令治政当局“苦恼”,也让各行各业面对其连锁性影响所带来的市场动荡之苦。

此外,“马币兑换率下降”,“消费税实施”、“烟霾”肆虐,“地震”为沙巴部分受灾民众带来损失与苦恼,大道过路费调涨等等,都可以用“苦”来概括。因此,“苦”与“乱”相同,都是最好的选择。若拿“苦”来与“乱”相比,笔者认为“苦”更略胜“乱”一筹。因为“苦”比“乱”更明显,更直接。

上述分析,只是笔者的一己之见,其中难免存在着笔者个人好恶与认知局限的主观成分。笔者的判断,可能有道理,但不一定能“中选”。无论如何,2015年“年度汉字”,哪一个真正能脱颖而出,众望所归,我们只能引颈等待“谜底”的揭晓。

(作者为前马大中文系讲师、前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第三篇·完)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