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不服人

练葵芳

有时会莫名的哀伤。

年近半百,哀伤都有了体味,混浊、习性的味道很好认。

半生不服人,被认为必是野心很大要做头,连自己也相信了,呀,一定是这样,我野心很大,我是曹操。

操什么操。

被看重自己的人一再激励,也会生出某种力量感来,觉得说,是啊,会写东西就该出书,会唱歌就该做歌星,爱讲笑话就该办30场栋笃笑,爱做菜就该开餐厅……

疗愈了自己就该去疗愈他人。

野心,不具备

乘着一股热情上升,支持不到一个月就蔫了,像离了泥土的菜心放在太阳下晒,拼命洒水也没用,到傍晚就卖不出去了。

人生要做个把自己经营起来的决定,那野心,我其实不具备。

或是说成助人的慈悲心,我也不具备。

成为助人者的愿心原来会变,渐渐转变为根本不知如何助人,手无寸铁,没有方法技术,眼中看出去,人人都出尽吃奶之力在自助,就连那貌似在混日子的傻蛋,也都有在筹备着自己的成长,所谓的成长,包括惨剧和死亡的酝酿。

他人的成长,并没有另一个人去想象自己可以插手的余地。

一出手,所助必是自己。

来过日子自己过

早年不服人,是年少无知,人到中年,谁我都很服,但是不重要了,我不需要服你,或不服你,来过日子,我就这样过自己的日子。

真正该做的决定,是不再尝试把自己经营起来吧。

想要成为什么,认为自己应该是什么,必须是什么,结果都不是。

劳民伤财。

以为不费煞苦心去思索未来的路,就是一种自我放弃吗?

一个快要50岁的平凡家庭主妇。

只因为面子书上自己所接触的资讯和人物,大多数追求心灵成长,成长了就当老师,看多了,以为自己也得这样才不辜负生命。

奋力以为,奋力向上,延续年轻时候被认为的——不服人,必是野心很大要做头。

其实,做您的屁股我也无所谓。

无限感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