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海数据出入大
反对党要州政府解释

查哈拉(坐者)与众反对党议员强烈要求州政府解释槟州政府提供的填海数据与国阵政府时期所提供的,为何有巨大出入。

(槟城16日讯)槟州政府提供的填海数据与国阵政府时期所提供的出入颇巨,而且首席部长林冠英所提呈的填海数据更瞬息万变,令人产生巨大混淆,反对党议员因此要求州政府郑重解释。

槟州反对党领袖查哈拉指出,首长公布的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数据令人混淆,在第11页与第12页中阐明国阵批准STP1填海计划的范围是249.6亩、STP2是891亩,总共为1140.6亩。

要求出示证据

惟她表示,据她所知,1992年国阵政府在上述计划中仅批准980亩,即STP1为240亩,STP2为740亩。

“根据原本合约,发展商必须交出10%填海地段,即其中的98亩给槟州政府,不过现今发展商却必须交出191亩给州政府,而且合约也已改为须交出20%填海地段,也就是说,发展商将填海955亩。”

查哈拉说,发展商实际上已进行1131亩的填海工程,若根据修改后的合约中阐明的20%地段交还给州政府,正确的地段实为226.2亩;有鉴于此,她质问首长究竟哪一组数字才是正确?

另一方面,针对林冠英于10月18日在英国牛津指州政府已成立10亿令吉基金兴建可负担房屋,查哈拉质问林冠英,为何在财政预算案公布的上述基金却是5亿令吉?

她表示,在建上述负担房屋计划下,林冠英指州政府批准填海60亩,发展商公布的数据却是151亩,这两个数据哪一个才正确?

因此,她促请林冠英出示证据,对上述种种问题郑重做出解释,以洗脱欺骗人民的嫌疑。

议会内“唇枪舌剑”的朝野议员,午餐时间却是天南地北一番亲切交谈,左起章瑛、叶舒惠、彭文宝及法立。

副内长指BPS或违法彭文宝:做好解答准备

尽管内政部副部长拿督努嘉兹兰指出,通过槟州乡委会成立全新的志愿巡逻团(BPS),很可能与早前的槟州志愿巡逻队(PPS)一样属于违法性,不过BPS主席彭文宝却表示,他已经做好准备解答内政部有关该巡逻团的所有询问。

他说,反对成立BPS的任何一方,都错误地认为这个组织是为了壮大行动党而设,但其实这个巡逻团是协助避免罪案发生。

“就与PPS遭遇的情况一样,任何人只要认为BPS有问题,就一定会想尽办法置罪于它。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们不懂的话,误会的话,我可以解释。”

合法性不存问题

他今日在州议会休息时间接受记者访问时,如此说道。

他也一再表示,BPS的成立与中央政府的乡委会巡逻队般无异,都是在民生课题上给予支持,因此,他不认为BPS在合法性上有问题。

较早前,他也表示,州政府事前已做好法律上的确定,而且也获得州法律顾问的详细研究。通过乡委会的原有模式招募民众参与地方上的睦邻巡团。 

内政部副部长拿督努嘉兹兰表示,BPS在成立上很可能面对如PPS的合法性问题,因而引起隐忧。当年PPS被指是非法组织,以致发生逮捕及扣留事件,最后州政府无奈下暂缓PPS,同时把事件带入法庭。

据了解,BPS是在通过乡委会属下的福利、团结与种族和谐局成立。州内目前有293个乡委会,每个州选区可以自行决定成立5至10支BPS,每支BPS将有15名成员。BPS将于明年1月1日走上街巡逻。 

林冠英在州议会休会时受到记者追问议员薪金调整的课题。

限任2届可免贪污问题郑雨周再挑首长任期课题

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再次挑起首长只可任2届课题。

他今日在州议会上说,不论是首相、首长及州务大臣任期都不可以超过2届,因为这将会造成贪污事件发生。

“不少发达国家已修宪更改首相、首长及州务大臣任期,而槟州也应该效仿,因这是议会的民主改革。”

期间,行动党亚依淡州议员黄汉伟及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要求打岔,但郑雨周以时间不足为由,不给予打岔,但黄汉伟依然不死心说,他是要称赞郑雨周的建议,但郑雨周指出,自己的建议不需要其他人的称赞。

但黄汉伟依然坚持要打岔并继续发言,而巫统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法立也出声,要求黄汉伟尊重发言者,随后,在副议长玛达沙比介入后,才结束这场闹剧。

能解决住宅区变民宿

另一方面,郑雨周指出,若他担任槟岛市政厅市长,他将会有效解决住宅区变成民宿课题。

他说,其他选区有民众将住宅区改成民宿,而不断有陌生人出入引起本地居民的不满,也对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扰。

他说,他过后有向市政厅反应这事情,但市政厅官员只是发出罚单,问题没有获得解决,他呼吁政府立法解决该问题。

浮罗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打岔指出,其选区也发生同样事件,有民众将住宅改为民宿,执法员也难以鉴定及取缔业者,她反问郑雨周有什么方法解决住宅区变成民宿课题。

郑雨周表示指出,若自己担任槟岛市政厅市长,他就有方法解决。

黄汉伟:开销大感压迫盼与雪议员“同工同酬

针对州议员薪金将调涨,行动党亚依淡区黄汉伟指出,两年前的薪酬微调,让他们在开销上的面对压迫感。

他说,州议员的薪酬甚至于低过工厂中级主管或工作只3至5年的工程师,因此议员希望能够与雪兰莪州议员一样获得“同工同酬”的待遇。

黄汉伟今日下午在州议会休会时接受记者询问时,这样说话。

他表示,州议员是全职服务且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同时10%的收入必须的捐献给所属政党,再见加上其他的应酬费,真的是面对面很大的压迫感。

此外,他说,社会对议员要求的是专业问政和提供优质的选区服务,因此调薪后,议员将可为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