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预警下摧毁农作物
老农民控诉市厅毁心血

老农民看着自己用心栽种的农作物被毁,感到无奈和痛心。

(吉隆坡15日讯)14名银发族在国能保留地上种植农作物长达40多年,岂料市政厅在毫无预警下,出动铲泥机摧毁农作物,让他们顿失收入来源。这批居民是在甲洞衔接泗岩沫路(Pintasan Segambut)两旁面积大约500公尺的地段上,种植了如甘蔗、班兰叶、番薯叶等的农作物,并靠卖出这些农作物为生。

他们年龄介于53岁至80岁,他们坦承,尽管一早就知道有关地段属隆市政厅,后来建了高压电缆而改为国能保留地。

不过他们申诉,种植农作物多年一直相安无事,没想到当局突然到来就把农作物给摧毁,令他们措手不及,更控诉当局欺人太甚。

两次摧毁农作物

根据了解,当局是于本月9日(星期一)在没有事先通知他们的情况下,用铲泥机来推掉部分农作物,随后于周四(12日)重回现场摧毁剩下农作物,令他们震惊和无助。

他们今早在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带领下,召开新闻发布会申诉不满对当局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把他们辛苦栽种的农作物摧毁。

陈玉珠眼睁睁看着农作物被摧毁。

不懂如何申请土地4居民损失5000元

居民指出,虽然他们不是地主,也不曾缴地税或租金,可是几十年来在空地上种植,一直相安无事。

应事先通知收割

他们也说,由于他们不识字,所以不清楚要如何申请使用该土地,加上多年来都不曾出现任何问题,因此就这样在这土地上种植各种农作物,并靠此维持生活。

他们说,被摧毁的农作物虽不多,但也造成约5000令吉损失,遭殃的则有4名居民。

他们认为,即使他们在他人地段上种植不对,但当局至少应事先发出通知,好让他们尽快收割,而不是突如其来采取行动,导致他们饱受损失。

土地已出租须清空——农民陈玉珠(65岁)

执法官员来清空地段时,我刚巧回来看到,于是就阻止和询问情况,他们告知,我们从来没有缴地税或租金,现在新租户已缴了地税,所以要清空这地段。

这么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如今突然要赶走我们,我认为这样对我们不公平。

至少损失一周收入——农民陈亚金(62岁)

我靠这片土地耕种,卖出的农作物每月大约能赚取1000令吉收入,作为生活费。

当局突然到来采取行动,导致我部分农作物被摧毁,估计至少损失一周的收入。

若当局有提早通知我们,至少还来得及收割,损失不至于那么大。

恐失唯一收入来源——农民蔡金兰(80岁)

虽然市政厅这次行动,没有清空我种植的农作物,但我也担心他们有天会突然而来,摧毁我的农作物。

这么多年来我都是靠在这片土地种植维生,这是我唯一收入来源。

现在当局已经动手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维持以后的生活。

突然执法措手不及——农民林荣州(67岁)

我在这里种植农作物已有40年,这么多年来,不曾发生任何事,没想到隆市政厅竟突然前来摧毁我们的“心血”。

他们(市政厅)事前没有通知我们,所以他们突然前来采取行动,我们都感到不知所措。

我靠种植农作物维生的,如果没有地段耕种,以后不知道要如何过生活了。

余保凭:口头答应暂缓行动市厅应与居民会面

余保凭促请吉隆坡市政厅尽快安排与受影响居民会面的时间和地点,否则他将带领居民,将农作物置放在市政厅大厦前抗议和表达不满。

或到市厅大厦抗议

他说,在接获相关投诉后,立即致函吉隆坡市长、执法组和测量组,要求暂缓清空有关土地,让这群年迈的居民有机会争取土地使用权。

他说,虽然当局已口头答应暂时不会采取行动,并将安排和居民的会面,唯他担心这承诺到最后会不了了之,所以会于周一(16日)到市政厅去跟进并安排会面日期。

“若当局迟迟不回应或不肯妥协,那我将带领该群居民带着农作物到市政厅大厦前摆放,抗议和表达不满。”

余保凭补充,当局已将土地租给第三者,且也没有通知居民,对他们十分不公平。

应优先租给居民

他指出,很多单位都对该区的土地虎视眈眈,当中很多都是租下土地后,再转租出去,从中牟利。

他认为,居民在该地种植了这么久,市政厅不应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把土地租给其他人,而是应履行地方政府的责任,将优先权让给这些几十年来使用劳力换取生计的居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