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工厂变服务柜台
你准备好了吗?/陈维娟

如马来西亚逐步崛起成为全球商品服务的主要消费者之一。

亚洲经济飞腾,快速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化发展,让一般亚洲人口拥有更稳定、更高的收入,创造庞大的亚洲中产消费阶层。

2025年预计全球有18亿人口跃升成为全球消费阶级,绝大部分来自新兴经济市场;其中发展中国家,如马来西亚逐步崛起成为全球商品服务的主要消费者之一。

自1977年,我国已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虽然如此,至今的人均国民收入依然处于中等收入水平。

中等收入危机的原因包括收入分配结构失衡、自主创新能力缺失、人力资源发展迟缓、民主进程缓慢与腐败等问题凸显。

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之一,大马的经济增长率在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下逐步放缓,从1990至1997年的平均年增9.1%下降到2000至2008年的年增5.5%。

此外,2008年在全球经济低谷时,大马的出口业再次受到重创。

根据2010年7月联合国贸易与发展大会公布的2010年全球外来投资报告,我国全年引进的外来直接投资(FDI)大幅下降了81.1%,不再稳坐东南亚各国之首。

引资变“差等生”

显然的,大马从东南亚地区的引资“优等生”,转变成“差等生”“。

中等收入危机在全球金融危机后是更明显,欧美发达国家失业率高,工作需求不足,加上政府财政与债务高企,亚洲依靠出口发达国家的时代已结束。

不仅如此,大马出口产品偏向于低附加值的初级产品,加上面对国际市场技术的更新,在国际舞台上,大马正逐渐显得缺乏竞争力。

在新的时代里,这些因素都大大的减低了出口收益。

那究竟是为什么?难道那是制造业的危机吗?

依靠出口发展经济时代结束

一直以来,制造业是大马的最重要出口业。

其中,电子电气行业更是占据全部的三分之一左右。

然而自2008年后,经济低迷,外需减弱导致制造业及出口增长放缓,传统的出口导向型部门遭遇重创。

于2011年,日本大地震更导致电子电气业在2010年强劲增长后陷入困境,而致使整个行业萎缩了4.9%。

制造业第二大行业化工业,因受国内交通运输需求扩大的刺激,石油领域增长9.3%。

竞争力不再

相比之下,2011年的大马制造业出口增长率仅有2.7%, 远低于2010年的13.2%。

此外,2011年6月政府取消对运输交通工具柴油超级补贴,导致运输业调高运费30%。

大马能源部随后也调整电费,上涨7.1%, 导致中小型企业面对成本升涨高达70%的负担。

大马依靠出口发展其经济的时代已经宣告一个段落。

即是,我国依靠廉价劳工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已经不再具备竞争力。

人才外流、贪污舞弊、公共服务素质低落、教育水平低迷、经济结构僵化、生产力下滑、官企占据经济领域等问题,导致大马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无法攀升至更高层次。

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大量富裕中产阶级需求,将随着富裕程度的增长与成熟,逐渐从物质商品转向多样化服务。

富裕中产阶级崛起
庞大消费市场成形

放眼观看,中国和印度的人口合计约超过25亿人,加上东盟的6亿人口,在东盟+中国、东盟+印度,以及2015年启动的东盟经济共同体(AEC)的区域自贸框架下,一个庞大的生产和消费市场已形成。

中国、印度、印尼、中东和其他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大量富裕中产阶级需求,将随着富裕程度的增长与成熟,逐渐从物质商品转向多样化服务,如高质量的饮食文化,从保健和养老到教育,再到零售服务、居家娱乐,以及保险,银行和金融服务,追求无限次的休闲和旅行经验。

为了避免继续停滞在经济危机中,我国政府竭力更改发展战略。

大马经济转型过程中,将从低成本制造业和服务业,走向高增值服务业经济和知识型经济。

在此之下,中小型企业在大马经济转型计划下的12项国家关键经济领域扮演着重要角色,其中包括石油天然气和能源、棕油、金融服务、旅游、商业服务、高增值电子电机、批发零售、教育、保健、通讯内容与基建、农业及大吉隆坡/大巴生谷。

这不仅是我国核心竞争力所在,也是发展服务业经济的重要立足点。

关键是当工厂(生产业)变成服务柜台(服务业),你准备好了吗?

经济转型少不了服务业

这是个唇与齿的醒思,特别是就中国的崛起对大马经济转型的影响。

大马经济转型究竟对于中小型企业是个危机,或商机是尚不得而知的。

虽然2014年大马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但是负面消息多管齐下如国际油价大跌,消费税(GST),及近期的令吉大幅贬值。

故纵观2015年,我国经济应是如预期般更是大幅度的恶化。

根据大马评级机构于3月发布的经济特别报告,制造业只处于稳定的展望行列。

贡献经济比重上升

可见得在我国的经济转型计划里,一系列调整措施推动下,服务业开始逐步取代了制造业。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自2007年起,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上升,由2007年的39.4%,上升到2011年的58%。

从发展领域角度出发,服务业不仅是我国发展最快的行业,同时也是经济转型计划里最重要的扶助行业。

在转型计划中列出的12项关键经济领域里,服务业占了7项。

据大马统计局的初步统计,2011年服务业增长达到6.4%。当中,批发及零售贸易贡献最大,增长率为9%,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3.1%。

我国的批发零售长期居于亚洲市场第一。

批发零售业发展迅速

我国的批发零售长期居于亚洲市场第一,拥有丰富的管理和经营经验。

随着该行业被列入关键经济领域,国内的政策刺激消费,加上经济转型计划的扶持之下,批发零售业获得迅速发展。

 在全球和区域性鼓吹各个领域自由化的浪潮下,东南亚国家也参与其中,加入自由化的步伐。

这包括逐步减低其市场准入条件, 服务部门相互开放,因而得以较快发展。

目前,大马经济转型计划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严重的人才外流现象,特别是缺乏高端技术人才。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截至2011年,5.3%或相等于15万的大马人居住和工作在国外。

先不谈与发达国家竞争人力资本及技术研发,我国确实难以在成本上与中国的低成本效用竞争,有种被挤出的效应。

应注重培养人才

因此精力应多注重于培养人才于高端行业和高附加值产品生产方面。

在我国的转型计划基础以服务业为先的知识型经济体系下,无可否认,最重要的莫过于人力资本,因为只有人才方能制造更多的自主创新能力及技术研发、行业关系资本及最终的获利能力。

随着中国的崛起,大马必须努力不懈的提升经济竞争力,抓紧各个领域商机,排除提升经济力的障碍,才能在国际经济上与其他新兴发展国家国平起平坐。

纵观之下,中国的崛起无形中让大马人有更多的投资机会,有了些实质性的改变。

因此,是危机或商机视乎你准备好了吗?因在今时今日的经济体系里是没有国界的阻碍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