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经过磨练更成熟
创业过程就是财富

袁妙莉(右)与劳梅华合夥创设MiuMac手工坊。

(芙蓉15日讯)对年轻人来说,创业需要资金、还要有规划,更要有敢闯、敢拼搏的“创业”精神。

一般人都认同创业维艰,能成功创业往往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有懂得通过正确判断、决策、效率运作的创业者,才能绝处逢生。

当然,他们也认为创业过程就是财富,就算失败了,重返职场会比那些没有创业经历的人更成熟,及有更强的耐挫力。

《南洋商报》特此走访多名年轻创业者,从他们的创业投资及经验,揭示创业的真相,及给其他创业者提供借鉴,激励他们少走弯路。

根据反映,好些创业者都有职场经验,他们想摆脱旧框框,而摸索转轨,选择这条难走的路。

要创业,就必须要有资金,很多创业者往往必须先解决筹资的问题,由于融资渠道缩窄,多数创业者通过个人的储蓄,或合伙集资作为创业资本。

创业的启动资本估计由5万令吉至10万令吉,其中一半资本用于孵化设备的投资,例如生产所需的机械装备,家具装饰,租铺及办公室设备等;还需办购第一批货物及原料。

假如创业顺利,一般在一年或三年内,就能将创业现金流量由负数渐扭转为正数,收回成本。

对创业者来说,不论最后落得“焦头烂额”或“光鲜亮丽”,他们却希望能得到亲友宽容的理解,鼓励他们不断努力,在尝试和历练中进步成长。

一切就像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说的:“创业路上,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坚信只要能坚守,就能看到曙光。

MiuMac手工坊通过网络展列各式花样、漂亮美观的编织产品,以及开班招生授课,培养后继创业者。

袁妙莉:迷上编织开手工坊

原本我在文丁一所私立大学的信贷管理部任职,兼任董事,因嫌工作沉闷,而一直都想转换工作。

我借着台湾出版教导手工制作书籍的图解,学会钩针及棒织服饰的技巧,原本抱着玩玩的心态从书上学钩针技巧,没想到一学会,就上瘾了。

后来就与同事劳梅华一起利用手工艺创业,制作包包的针织品,款式新颖流行家居饰物,还有泥偶、手工皂等。

手工坊还开班授课,招收学徒,帮助更多人培养钩针编织的兴趣,带动更多人走进一个丰富多彩的钩针编织世界,通过粉丝发挥口碑传销,吸引更多人学编织、买材料,及进而自己创业。

像手工坊类型的经营,在芙蓉还挺少有的;但,学徒学会掌握编织的技巧时,还会通过面子书交流,及将编制的作品分享出去。

我在创业前就享有一份高薪的优差,因此家人都反对我辞职创业;但,我认为喜欢做自己做的事会更快乐。

转换轨道后,心境会比打工时更好,感觉拥有更多可调控的时间,因为用自己的储蓄创业,感觉没有太大的负担。

在经营两个月会,就已止蚀,现在已渐转入佳境。

当然,创业要会守,更要有能输得起的心态,要作好长期筹划的打算,不论成败,只要尝试过,就够了。

在我的朋友圈里,多数是打工一族,当然也有一些创业者,也有成功的实例,也有因生意规模愈做愈大,负担愈大,最后遭遇失败的。也有一些失败的,会重新自我调适,重返职场,做回打工一族。

陈国毅掌握应用生物技术精制醇香豆浆的配方,保持豆浆品质的稳定。

陈国毅:健康豆浆寻找知音

1年前就尝试搞零售批发融资的生意,我的豆浆强调“健康”,不含防腐剂或调味添加剂,在推出市场时,却因商家要求低价及侧重利润,零售渠道的市场反应未能符合预想。

我仍会坚持下去,因为还是有人支持我的创业理念,懂得欣赏我的健康豆浆产品。

应用学识精制豆浆配方

因为我读生物系,更能掌握应用生物技术精制醇香豆浆的配方,及更能标准化操作和保持豆浆品质的稳定。

在创业前,我在独中执教,辞职后到一家有机农场担任管理员,农场工作让我学到很多宝贵的经验。

创业的确比打工艰苦些,每天凌晨5时我就开工,一直忙到晚间,因为难招聘员工,我必须自己煮豆浆,自己送货,一切都要亲力亲为,没有假期,却感到开心。

在实施消费税后及美元汇率飙升后,一包30公斤进口黄豆88令吉,就飞涨至111令吉。

因为我的豆浆产品不含防腐剂,只有一星期的保鲜期,因此,我必须尽快分配到个别销售据点。

创业,其实是一项尝试,也不应该有任何的后悔。

当前经济低迷,有意创业的年轻人其实应该先打工,作好规划,累积经验和资本。

丘明艳用心冲泡一杯香喷喷及能提神醒脑的美味咖啡。

丘明艳:圆咖啡梦宁负巨债

小时候我的志愿就是当记者,离校后就实现了当记者的理想,先后在采访线上工作了8年;后来慢慢喜欢咖啡,就有想创设一间咖啡屋的冲动。

随后跟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业,选址在芙蓉家丽城租赁一间双层店屋的2楼,开设“楼上咖啡座”。

我选择在二楼开咖啡座,是因为觉得二楼比较有私密、环境也比较舒适、优雅恬静。

我选用废旧的运货板作餐室桌椅及装饰材料,由经营室内装饰的叔叔帮手做,父亲负责髹漆,运货板料自然简朴,不会有太多花俏的商业味,我不想有让人拘束的感觉。

咖啡给人享受、健康,我的初始理念,是纯粹卖咖啡,及品味咖啡,及提供有机沙律、三文治的简餐,锁定年龄25岁以上及爱咖啡的消费群体。

我承认纯咖啡座的生存空间缩窄,根据观察,约10%的顾客对此经营理念表示赞赏,因此,我会做些调整,及考虑会给顾客提供较多样休闲餐饮的选择。

我承认创业维艰,因为担忧创设咖啡座的概念受到别人冷言冷语,因此,我就静悄悄进行策划,当渐出现雏形时,才告诉朋友。

若自设障碍豁不出去

在我的朋友圈里,发现多数人对创业“心动”大于“行动”,很多人都会自设障碍,没法豁出去。

创业,还是挺自由的。感觉会比做记者有更多自由时间,今日的年轻人大都不会为着挣钱而被困挷。

我向银行获取个人贷款创业做生意,虽然背负巨额的债务,但,我不怕,因为我相信“吸引力法则”“当你真心渴望某些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完成。”

我也鼓励年轻人创业,要创业,就要做别人没做的。

丘芳礼

创业3年的“发界”,生意渐转入佳境。

丘芳礼:跨界创业不停脚步

14岁我就到社会闯荡,起初在发廊做学徒,连续做工6、7年一直都没存到钱;后来跑到新加坡发廊工作,还当上发廊的主管,也让我存到一些钱。

3年前,我返回芙蓉创业,在罗白开设发廊。

创业初期,一切从零开始,初始的半年的确很艰苦,试过一整个星期,都没有一个顾客上门,缔造业绩“零”的记录。

经历了3年时间,终能看到成绩,新年、开斋节及屠妖节的生意最旺。

创业,会有更多顾虑,还要照顾员工;目前,因经济低迷,生意受到影响,有些人不洗发,只剪发。

虽然创业维艰,我仍会连续创业,在龙城开厂经营室内装修,而且我还会鼓励更多年轻人大胆创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