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主权与大中华情结/廖珮雯

习马会在上星期于新加坡举行后,本地中文主流媒体的报道和评论,多以两岸历史性会面、握手,深化两岸兄弟情为主轴,赞颂两岸迈向和平进程。

据笔者观察,中文媒体有关习马会的评论分析中,仅稍微提到南海主权,只有网络评论网站《燧火评论》转载香港媒体的评论,有提到其他议题,如台湾主体性和南海军备策略部署等分析文章。

本地中文主流媒体关于习马会的主轴,不脱中台两岸统独议题的论述;本地媒体也遵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台湾总统马英九的演说内容,以炎黄子孙、中华民族互称,型塑大中华主义浓厚的国际舆论。

数日以来的报章报道评论,也遵照这项议题设定来走,突出大中华文化圈、中华民族和两岸和平有利区域贸易、经济发展等舆论;然而,仔细观察,这项历史性会面的整体论述,其实有中国中心主义的意识形态潜藏其中。

更须关切南海问题

本地中文媒体的中国天朝中心主义,无疑协助所谓中华民族的“祖国”宣扬其大国中心论述。

而且,一些评论对习马会面或会为区域和平稳定带来有利发展,或许距离统一将更进一步,也反映本地华人的一厢情愿。他们不了解现今台湾政治社会现况、太阳花世代、台海局势以及南海主权的争端,显露的是缺乏国际观的视野。

而期许两岸和平稳定,进而走向“祖国”统一的想法,更显露了海外华人遥望祖国的“大中华情意结”。

事实上,习马会面,关切我国的议题,不是两岸是统是独,台海局势是否剑拔弩张,反而是近在咫尺的南海主权争端。

在马来西亚情境中,本地媒体其实更应敏锐地察觉习马会的时间点、地点,除了是历史性的会面,更和南海主权纷争脱不了关系。

习马会(11月7日)举办前几天,刚在吉隆坡举办“东盟防长扩大会议”(11月4日),此会议备受瞩目之处,是与会18国原定发表联合宣言,但因针对南海主权分歧仅发表主席声明。

美国防长卡特之后(5日)邀请大马防长希山慕丁,登上美国正途经南海的“罗斯福号”航空母舰,军舰也位于马来西亚外海。此举显示美国将介入南海主权的政治表演。

数日后(7日),一直宣称拥有南海主权并在海域填海的中国,其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访新加坡,和台湾总统马英九见面;时间点颇耐人寻味。

探讨中美军事博弈

除了将习马会定位为两岸首脑历史性首次会面外,若将此会面视为与东南亚区域的南海主权议题相关,也可见其时间点的巧合。

这当中,中美军事在东南亚的政治博弈和盘算,以及东南亚国家的立场和表态,反而值得本地媒体深层探讨,尤其“东盟防长扩大会议”才刚在吉隆坡举行,而且中美代表意见分歧。

另一颇耐人寻味的时间点是,此前访美的印尼总统佐科与奥巴马发表联合声明,担忧南海局势,同时在“自由通航”的立场一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在昨日针对南海自由通航课题回应,而时间点位在11月18日于菲律宾举办亚太经合论坛之前。

《燧火评论》数篇文章都聚焦南海局势,如“美中日争逐南海,习马会于事无补”以及“剑拔弩张:南海局势与巴尔干往事”。在中文主流媒体一片颂扬两岸迈向和平的当儿,事实上剑拔弩张的南海局势就在左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