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文戈

最早接触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诗是在中学。我爸手上有本薄薄的《普希金抒情诗集》,其中〈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至今能背。

当时生活困窘,读了这首诗,顿觉前途还有希望:“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回忆。”

这不?一切都会过去的!只要活得长久些,诗中的情境都能成真。

逮着什么看什么

除了诗,当然还有苏俄时代的小说。老爸手上有的就是这些书。那时从未感觉到他爱买书,等到我们爱看书的时候,那些书都在了。

最早看高尔基的《母亲》和《童年》,还有杜斯妥也夫斯基、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等的长篇小说、契科夫的短篇。中译的俄国小说读起来其实很费力,我们多半是被故事吸引了。

很多小说的内容情节早已忘了,但是当时看书的心情不能忘。看到小说人物的苦痛与挣扎,自己的苦痛好像就消减一些。小说题材其实与我们的生活背景非常不一样,描述的是革命斗争,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生活与爱情;我们几个小屁孩,懂得什么呢?居然有时就看哭了。

说真个的,如今让我再倒回去看,肯定是看不下去的,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看得废寝忘食。或许当时身边的书不是很多,应该是逮着什么看什么吧。

有时我想,老爸50、60年代怎么尽看这些书呢?不是人家所说的左倾吧?不过我老爸40年代从中国南下,他就算左倾也不奇怪。然而他也很可能是右倾,很难说呢。那时吃不饱饭,往那一边倾应该都不能解决问题的。他南来是找活路的。1949年中共成立,隔年我老爸也在马来西亚成家了。

中学那些年,就算没看尽老爸所有的书,俄国作家奇怪的名字倒是记得了。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从来就没看完,不好看。《安娜卡列尼娜》倒是乖乖看完了,中学生还能不知道安娜这个人物吗?

奇怪的是,我们那时也打游击看琼瑶依达亦舒,巴金老舍郭沫若,有一本看一本。当年书看得很杂,没有系统,也没有选择。

普希金与夫人的铜像

超时代的诗

突然想,我老爸读〈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心情,不知与我读的时候是否一样。他看书看到激动时,常常会站起来朗诵一段,我们小孩子都觉得很肉麻。他那时被生活欺骗得很厉害,为了三餐日日劳役的躯壳里面是否也有一个热血青年,我们是永远都不知道了。今天再来读这首诗,免不了觉得它是超时代的。如今不是很多人都觉得被生活欺骗了吗?

我们在俄国旅游的时候,在莫斯科阿巴尔特街广场上邂逅了普希金和他夫人的铜像,以朝圣的心情与之合照。诗人的故居一如既往。想想,这些年我一直想去俄罗斯,说不定还是我老爸早年种下的根苗呢。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