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垃圾分类“抢客”
资源回收生意大跌

资源回收加工厂为塑料进行压碎工序。

随着今年9月实施垃圾分类措施,资源回收行业出现了竞争,业者反映生意有下跌,而且也很难取得执照。

正当大家忙于垃圾分类,资源回收业者却在愁着如何提高竞争力,以争取在资源回收领域分得一杯羹。

48岁陈福来贸易公司业者陈福来指出,随着铁价下滑,今年4月份他观察到本身生意有减少,8月份更减少50%。

他说,在政府推行垃圾分类措施后,如今同业争先恐后冒出许多竞争者,生意实在难做,他必须额外兼职搬家服务补贴家用。

他也指出,在申请资源回收工厂的执照方面,政府也看得紧,要突出重围并非易事。

他说,他在烈光镇、福林园及彩虹花园一带进行回收工作,塑料价格大概每公斤40仙、铁制品每公斤20仙及纸类每公斤20仙,平时都挨家挨户上门,如今回收价不高,导致越来越少民众愿意自行收集再循环用品转售给资源回收厂。

他指出,这一行利润少,民众丢弃的再循环物品并没正确分类,往往都必须靠他和职员自行分类,再把纸类转售给其他大型回收厂。

他说,他从事这行已20年,辛苦挣来信誉及口碑,现在面对瓶颈,但他选择继续坚守本分。

陈福来处理再循环纸类,并指因价钱不高,货源渐渐减少。

申请执照要给“见面礼”

40岁沙威资源回收加工厂业者陈冠凭指出,要取得资源回收营业执照并不易,政府单位的条规经常朝令夕改。

他原本在芭场里开始回收厂的生意,后来改为储存工厂,最后却要开设加工厂,才能申请临时营运准证,而且每次申请,对方都会要求“见面礼”。

他解说,该公司专门负责分解含有聚乙烯(polyethylene, PE)及聚丙烯(polypropylene, PP)塑料的食品包装或容器(俗称为宝特瓶),然后进行加工。

他表示,宝特瓶经回收、清洗、烘干及压碎后,再经过热熔及重新聚合制成酯粒(chip),做成塑料再生酯粒及各种塑料制品。

他说,他在资源回收工作方面有10多年经验,数年前才开始设厂,单单引进的机器及设置防污染的排污系统已经付出高额的开销,如今不仅要面对货源减少的情况,还有令吉兑换走势持续下滑,导致用美元进口的原料价格提高,利润大大削减,资源回收工作难生存。

阿弥陀佛援助总会的资源回收中心设立巨型回收箱,让民众把再循环物品放置箱内。

民众踊跃捐赠慈善机构

阿弥陀佛援助总会环保主任兼公关执行员高少华表示,该会的活动经费及开销都是依靠资源回收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如今捐出再循环物品的民众依然踊跃。

他说,该会自1995年创办,是大马首个发动资源回收的组织,20年一路走来不易,一直提倡资源回收的醒觉运动。

他说,最常见的问题是在住宅区,尤其是家庭主妇担心可循环物品分类后放在外面会被流浪狗或猫翻找,或遇到下雨天积水衍生其他民生问题等,最后要收拾烂摊子。

高少华说,反观公寓类型的住户就占优势,有些公寓管理层与该会合作并提供回收箱,让住户自行收集再循环用品后放置回收箱,每周该会安排罗里到该处运载。

“习惯很难改,民众都是一次过把再循环物品与垃圾堆积,没有分类。”

他说,该会把所有的再循环物品载到资源回收中心,再进行分类,一些旧家具及电器就卖给二手商,旧衣物则让中心的孩子穿或转售给抹油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