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水平与社会阶级/刘彦运

最近,我国各源流学校的英文水平再次引起热议。首相署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于本月7日公布的关于“掌握英文的重要性”问卷调查显示,搜集国人对这项课题的看法。

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极为重视这项问卷调查,他在推特发出呼吁,希望能获得200万人响应。他认为现在是拯救我国低英文水平的关键时期。

东尼费南德斯表示,大马因国人英文水平低而失去竞争力。国人不能逃避英文的重要性,它是国际语文。他说,如果我们的孩子能像过去一样精通英文,且又能精通中文和淡米尔文,将来的前景无可限量。

费南德斯的观点符合我国目前的语文现实。目前我国从小学、中学至大专院校,学生的英文水平低落已不是新鲜事;如果教育部和社会各界再不设法寻求方案解决,将来我们的下一代真的会失去竞争力。

须积极提升英文水平

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殿下针对这项课题曾语出惊人的表示,我国政府中小学应该向新加坡学习,以英文作为第一语文,推行单一源流教育系统,团结各族人民,并提升国人的竞争能力。

苏丹殿下的独特观点虽然稍显“偏激”,不过,他指出英文作为国际语文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在国民学校及国民型学校,包括华文小学在内,积极提升英文水平刻不容缓,否则,将来我们的下一代将无法与新加坡的人民竞争。这确实是我国教育界必须认真探讨及设法解决的问题。

目前我们已看到一个趋势,在我国各大城市,国际学校与私立学校越来越多,我们都知道,国际学校与私立学校的教学媒介语以英文为主,国际学校甚至采用外国的课程纲要,以便与外国大专院校接轨。

而有能力就读国际学校或私立学校的学生都是家境富裕,或者说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家庭,这些经济能力强的家庭大多选择将孩子送到国际或私立学校接受英文教育。如果教育部再不积极设法提升政府学校的英文水平,将来我们的社会将会出现因家境与语文能力而造成的不同社会阶级。

语言鸿沟影响竞争力

家境富裕的孩子就读国际学校,接受英文教育,在竞争力的起跑点上已领先经济能力较低的中下层家庭;而中下层家庭的孩子只能进入国民学校或国民型学校就读,接受母语及国语教育。

如果语文能力的鸿沟拉大,在未来的就业市场上可能会出现一个现象,竞争力强都是来自家庭富裕的孩子,大部分竞争力弱的来自中下层家庭的孩子;就业市场的大部分资源仍然掌握在一小撮富家子弟或高干子弟的手上。长此以往,极有可能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性极有可能体现在语文能力方面。

我们希望我国的教育部能积极看待这一社会现象及教育趋势,积极设法提升政府学校的英文水平,加强英文的教学,塑造常用英文的语言环境,以期拉近国际与私立学校学生与政府学校学生的语文能力,从而拉近私立与政府学校学生之间的竞争力,避免因语文能力而出现的社会阶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