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革命后的怀旧闹剧/周嘉惠 

多年前,曾在阿姆斯特丹市郊Zaanse Schans村一座风车前,感叹工业革命对传统作坊起的天翻地覆影响。那是一座仍然运转良好的传统风车磨坊,一天下来所能磨出花生油的量,现代工厂不必两分钟就能完成。风车呼呼的转,我有点像是在赤壁怀古般思绪澎湃,才情高一点的话还真有可能写出一首诗(我个人把风车当着工业革命前的产物,读者不需要认同)。

不成功或还未成功的革命很难避免旧势力的反扑,所以“同志尚需努力”是很自然而然的叮咛,而一场成功的革命则往往对传统社会造成无法逆转的改变。工业革命无疑是成功的,传统作坊在工业革命后溃不成军,如果还有少数残喘苟活的幸存者,所依靠的不是精湛的独门绝技,就是国家的文化遗产保护政策。

譬如我小时候乘坐过牛车,那是真正作为交通工具的私家牛车,牛蹄踩在泊油路嘀嗒嘀嗒的响,那步伐还真谱不出符合现代社会需求的节奏。如今牛车除了在旅游区赚取一些游客的怀旧钱,基本上已经失去存在价值。

社会完全改变面貌

信息革命和工业革命一样,让社会完全换了一个面貌。你可以对革命的成果评头品足,你可以对记忆中的旧秩序念念不忘,但现实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以低头族为例,有心人尽管从各种角度去批判3C产品对人际关系的破坏,顶多也只能让商家设计出让人抬头挺胸使用的新产品,而绝对无法断绝3C产品水银泻地似的穿透力。

还记得智能手机普遍化之前的生活吗?还记得苦等三年后电话公司来安装电话时感激涕零意欲提笔作颂诗的心情吗?一般人恐怕记不清这些旧事了,即使某些人还记得,就像不久前遇见的那位在公共场合述说两毛钱吃碗面年代的大婶,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失笑。白发宫女话天宝陈年旧事并不犯法,但怀旧可以当着茶余饭后的谈资,正经八百的对待就有点可笑了。

大人物须心黑脸厚

我国有一个现象是其他国家少见的:我们有太多没大脑,或说话不经大脑的大人物,两者其实不容易分辨。他们常常说出一些人神共愤的鬼话,事后又极力否认,然后诬赖记者曲解其意思;他们也会使用智能手机之类的现代产品,不是还在飞鸽传书的穴居人,但我猜想他们一定很怀念任由他们胡说八道而又不需负责任的年代,譬如那位要对华人“盖巴掌”的农业部副部长达祖丁,先是否认自己说过这样的话,然后录音、录影全放在面前时,他才周星驰似的说是开玩笑;再来是那位大律师林甘,他在影片面前说出“看起来像我,听起来像我,但不是我”的超级无赖嘴脸,实在应该载入史册。

这两位只是顺手拈来的例子,同类例子还多的是。这些闹剧结果都不了了之,可见无赖作风在我国并不犯法。但我确实很不理解这些大人物,在这信息时代如何在回家后面对自己的父母、孩子?他们如何向家人解释那些录音、视频?他们又是怎么说服良知,让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或许,这才是他们真正的过人之处,心肠黑且脸皮厚,所以他们成为了大人物?

周嘉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