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先生会后/蔡元评

117—— 2015年11月7日,台湾海峡巨爆。大陆的习近平和台湾的马英九终于摘下主席和总统的高帽,互称”先生”,把关闭彼此66年的钢门轰然推倒,开启了两岸领导人见面的先河。

11月4日一早,新华社提前发出一条醒目、瞬间“刷屏”的快讯——“习先生”见“马先生”。

陆台各以量化自慰

两岸媒体在“先生”会后,各以大头条各自“表情”。

《新华社》出现了多表情的标题:“历史将记住今天”、“握手时长达80秒”、手握”久“了,心就”近“了”,“两位先生‘心有灵犀’”。

台媒则关心习马见面时,台湾有没有被矮化,国际社会是否了解台湾政治独立和自主的现况。对等、尊严、面子,永远是台湾的“前驱素”。《中国时报》的标题凸显了台湾的心声:“马习会结束后,马英九总统亲自主持国际记者会,在記者会现场,我方特别放上印有国旗及总统的字牌”。并称:“马争取国际空间,习释放善意。”

夸张一点的说,陆台两方都以“量化”自慰。《时报》称:“马总统在一开场就以‘习先生’称呼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约5分钟公开致词中,马一共称了习5次‘先生’。《新华社》则细算握手时长达80秒!

大陆展现自信灵巧

台湾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则以消极的语气批评:“马习会企图在国际舞台上,用政治框架框限台湾人民在两岸关系的抉择。马习会缺乏民主程序,没有民意支持,台湾人绝对不会接受。”并称:“我会和台湾人民一起用更民主的方式来弥补习马会造成的伤害。”

两岸从海协会、海基会的半官方接触,到国台办、陆委会的官方会;其间大陆外交休兵,经济让利,到11月7日领导人会面,沧桑66年,台湾反对党依然认为双方领袖见面是一种伤害。随着大陆越来越强大,台湾相对的衰微,这种恐惧情绪也越来越高飙;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显然的,谁也说不清。可以肯定的是,台湾的选举文化使政客无意仰望天空,只顾原地打转。

政治的最艰巨作业

很清楚的是习马会展现了大陆的高度自信和灵巧。习近平在公开发言中不提“一中原则”,只讲“九二共识”。并再进一步,提出了“两岸共同政治基础”的新概念,为未来两岸关系创造了空间。

11月7日不提“统一”这个不成熟的目标。双方都了解,“统一”是一个全方位、高压力、高刺激、高反弹的字眼。把不同生活经验的人集合在一个屋檐下,是政治上最艰巨的作业。放眼全球,政治分裂已发展为新常态;“分裂族”此起彼落,头头是道。说实在,除非有巨利,统一有如天方夜谭。

欧洲闹独立,举世皆知的除了苏格兰外,还有情绪高涨、一再要举办公投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北美洲的加拿大魁北克数度公投失败后,要求独立的意志仍不断发酵。

且不论两岸统一这个大字眼,即使是局部的合作,把陆台摆在同一条线上,也必须跨越千山万水。

整合南海产生变局

国家统一须具备四个基础:政治框架、经济结构、外交和国防政策。

陆台的政治两极化,两种架构无法交集;经济上台湾依附大陆,却步步为营;外交上台湾已完全边缘化,但国防上台湾和美国链接,把大陆视为敌国。简言之,两岸虽有一定的联动,但统一的抗体仍然超强靱。

“先生会”拉手后,两岸或可朝一个具体的和实质的方向突破——以南海为目标。台湾若跳出框框,在南海问题上打破和美国链接的迷思,从地缘政治的观点放眼全球,双方对南海主权发表一致的声明;其惊爆力绝不止于改变两岸关系的范畴,更足以产生整个亚洲甚至于全球的崭新变局。

卡住台湾的是政客不断提出“维持现状”的空洞、没有愿景、原地踏步的口号。挡住台湾前途的是弱视、没魄力的政治领袖。台湾亟需和大陆对等的人物——宏观、自信、灵活!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http://www.worldstt.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