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扩展业务 私酒恐泛滥
冻结新酒牌打击商家

冻结新酒牌申请,牵一发动全身,引起商家反弹。

(巴生13日讯)巴生、八打灵及鹅麦三县冻结新酒牌申请,牵一发动全身,中药店、杂货店与酒商首当其冲,不单是华人传统行业扩展业务受阻,私酒情况恐怕也将变本加厉!

据了解,上述三县的酒牌管理委员会是在6月发出冻结令,冻结所有新酒牌申请,直至另行通知;至于更新酒牌则不受影响。

措施欠透明

巴生滨海中医中药业联合会、巴生滨海杂货零售商公会、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及巴生区居民协会联合会,今日在民主行动党加埔国会选区联委会召集下,召开记者会指县署酒牌管理委员会冻结新酒牌申请的决定有欠透明,且将影响不少华商传统行业的发展。

行动党加埔国会选区联委会主席李锡稳表示,县署酒牌管理委员会在未明确阐明原因下,突然冻结新酒牌申请,有欠公允与透明,也不能与杜绝私酒泛滥及无牌卖酒问题混为一谈。

“杜绝私酒与无牌卖酒问题,应从执法下手,冻结新酒牌只会使到当局更难监管烈酒的售卖,本末倒置。”

有酒牌者无法逃税

宣传秘书王健财也表示,其实目前所有酒牌持有人买卖烈酒都必须记录交易,加上消费税的落实,进出货从账目上一目了然。

“因此只要是获批酒牌的商家基本上不会存在逃税的问题,冻结新酒牌的申请只是为难正当商人,让合法商家难以发展业务。”

冻结新酒牌申请将影响不少华商传统行业未来的发展,坐者左起王健财、文业景、李锡稳、陈朝正、陈联发、李锡循及潘国全。

李锡循:州政府没下令
酒牌管委会无权冻结申请

巴生市议员李锡循表示,县署酒牌管理委员会必须依据1976年国产税法令(Akta Eksais 1976)第31条文处理酒牌申请、更新与转换,因此委员会实则无权冻结酒牌申请,当中存有滥权之嫌。

他强调雪州政府并没有下令冻结新酒牌,因此酒牌的申请、更新与转换必须依据法令规范。

促州政府尽快厘清争议

申请若不符合法令规定的条件,委员会有权不批准,但无权冻结商家提出申请。

“该委员会成员包括一名主席(县长)、一名副主席及2至5名委员,委员分别来自警方、卫生局、县署、关税局及消拯局,每年需召开4次会议。”

他促请雪州政府有必要尽快厘清冻结酒牌的争议,同时规范并统一雪州的酒牌申请指南,包括考虑更详尽为不同的酒分类,如药酒、煮食酒或保健酒等,而非一律以“烈酒”概括。

跌打酒也需酒牌——巴生滨海中医中药业联合会主席·文业景

冻结新酒牌申请将使到中医中药业未来的发展受阻,因为不发新酒牌意味着同业未来难以扩展业务,包括开设分店。

巴生是首次出现冻结新酒牌的情况,这无疑是间接限制新中医中药店的开设,因为传统中药店不只是售卖洋酒,其他各类的酒,如保健酒、煮食酒类、药酒,甚至是跌打酒,也被列为须申请酒牌的“烈酒”类别。

我反倒认为冻结新酒牌并无法抑制市场上出现私酒的情况,无形中反而会导致私酒更泛滥。

许多杂货商停止售酒——巴生滨海杂货零售商公会会长·陈朝正

除了冻结新酒牌申请,今年的酒牌执照费也从原本的420令吉调涨一倍至840令吉,利润不高,不少杂货商已停止售酒。

目前仍售酒的杂货店已不多,因为洋酒价格已相当高,销路不广,主要是售卖红酒给华人,以及一些本地酒给外劳和印裔人士。

除了酒牌执照费调涨一倍,我们每年还要缴付90令吉的酒类零售执照费给巴生市议会。

杂货店林林总总的执照,合共有11张之多,每年的执照费便须花费约1300令吉。

尤其是近年来不少传统杂货商因难以维持或后继无人相续结业,愿意申请酒牌的杂货商也买少见少。

影响酒商生意——酒厂代表·叶福泉

尽管生产酒并未受到冻结酒牌的限制,但却影响酒商的销路,因为酒商只能卖酒给持有酒牌的客户。

冻结新酒牌将使到许多传统行业,如中药店等无法进一步扩充生意,久而久之或将出现萎缩的情况,对唇齿相依的酒商而言,同样不利。

刁难正当商人——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会长·陈联发

雪州发展蓬勃,新兴住宅与商业区越来越多,冻结新酒牌申请无疑是抑制相关行业在新区的发展。

这是本末倒置的作法,与现实的商业环境完全脱节。县署酒牌管理委员会应发出酒牌给符合资格与条件的商家,营造利商的环境,而非对守法的正当商人诸多刁难。

收集民意呈州秘书——巴生区居民协会联合会署理会长·潘国全

县署应预先公告冻结发出新酒牌,而非先斩后奏,对相关业者不公平。

居协正收集人民各方面的民生问题,包括冻结酒牌争议的投诉,以提呈备忘录给雪州秘书拿督库斯林,反映民生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