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府不采用第11分通函
不强制子公司付股息

阿兹敏:雪州政府将从州法律顾问咨询探讨治理结构有需要透明化的层面。

(莎阿南13日讯)雪州政府即使可以选择是否采用1993年财政部第11分通函(Pekeliling Perbendaharaan Bil. 11 Tahun 1993)来强制性要求所有子公司支付股息给州政府,不过经州政府考量后,决定暂时不采用相关通函。

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指出,部分获盈利的子公司才会交付股息给州政府,这包括2004年至2014年,商业高峰私人有限公司(PNSB)支付约1422万令吉股息,另外,2009至2013年开始支付股息的则有Semesta集团445万令吉,MSNS控股有限公司8万3000令吉。

他说,上述公司的所有股息都是直接交给雪州大臣机构,至于法定机构(Badan Berkanun)一般上则没交付股息,因法定机构的成立不属于股东式的运作。

尽管如此,他说,一些子公司和法定机构虽没股息,但通过其他方案参与惠民计划,截至2015年,雪州大臣机构(MBI)共贡献8517万令吉、雪州发展机构(PKNS)有916万令吉、商业高峰私人有限公司(PNSB)有831万令吉、KSSP的774万令吉、雪州农业发展机构(PKPS)的183万令吉及KEEB的50万5000令吉。

他今日出席雪州第13届第3季第3次州议会,回答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口头提问时,这么回应。

部分子公司能力不足

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附加提问,询及雪州政府为何在不采用1993年财政部第11分通函的情况下,依然接收部分子公司给予的股息。

阿兹敏强调,既然雪州政府都已给予选择权,雪政府发现部分子公司没能力缴付股息,否则州政府需承担相关股息,所以才作出如此决定。

清晰策略减无效益水雪水供估算换水管费用

阿兹敏指出,雪州水供有限公司目前正研究更换水管的工作,同时估计所需费用。

他说,他日前和雪州水供有限公司领导层的会面时获悉,该公司有清晰的方针及策略来实行更有效及全面的工作,这包括减少无效益水和更换新水管,以避免浪费水源,达到真正惠民目的。

他强调,州政府目前已收购雪州水供有限公司、雪州水务集团及雪州水务公司,接管雪州水务公司(SPLASH)的期限则是2016年9月。

“既然州政府现在已100%拥有3家主要的水务公司,无需发出指令予该公司更换和检查水管,因这些公司的新领导层目前着手进行这项工作。”

他回答莲花苑州议员张菲倩的提问时坦言,州政府已承诺将于明年持续推展免费水计划,不过在明年之后,则必须胥视州政府届时的财务状况和能力而定。

阿兹敏也指出,州政府拨出1亿7000万令吉推行免费水计划,是希望援助真正有需要帮助的人民。

“至于避免不恰当使用水源的情况,州政府则必须通过各种活动,来教育人民节省用水,以便让州政府相关拨款‘花得其所’。”

土地临时租用证指南问题拖慢申请程序

阿兹敏指出,州内土地临时租用证申请是需要根据地方政府和土地局规定的指南和条件进行审核及通过,惟因两造的指南和条件有出入,而导致申请过程出现冲突,拖慢程序。

不过他指出,地方政府和县土地局已通过数次会议,达成协议,并统一双方的指南和条件,让申请程序比较简单和快捷。

“会议决定是,土地局是最后发出申请批准的单位,只是这措施还未开始执行。”

他针对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的提问,这样指出。

他也也劝告后者,若手上有未处理的案件,应尽快着手处理。

法定机构与官联公司区别引热议

法定机构与官联公司的区別引发雪州朝野议员针对提升雪州大臣机构及雪州子公司行政管理的热议,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因错误举例受质疑,遭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提出纠正。

雪州子公司、法定机构及州政府机构遴选委员会(JP-ABAS)今午向雪州议会提呈报告,由该委员会委员杨美盈给雪州议会提呈提升雪州大臣机构及雪州子公司行政管理的建议。

委员会就雪州大臣机构的行政管理,尤其是达鲁益善投资集团(DEIG),提出了3项建议,包括利惠人民的盈利支付方式、对雪州政府及对公众应是透明的政策,并建议修正雪州大臣机构法令。

杨美盈说,达鲁益善投资集团目的主要是让雪州大臣机构专注执行州政府的社会责任,而达鲁益善投资集团是专注商业。

使拨款增添问题

“虽然社会与商业两者之间互相分开是好的,惟此方式无需州政府批准,将为雪州大臣机构做出预算案以外的拨款时,以及用于社会责任用途的雪州子公司盈利时,增添问题。”

“因此,若有需要达鲁益善投资集团存在,委员会建议更透明的方式,雪州政府应有准则规范企业社会责任(CSR)及雪州子公司。”

杨美盈在准则规范的重要性,举例雪州发展机构(PKNS)经常更动商业决策,形成商业决策改变习以为常。

杨美盈(左)就雪州大臣机构的行政管理,尤其是达鲁益善投资集团,提出3项建议。

邓章钦纠正杨美盈错误举例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稍后纠正说,雪州发展机构并非商业机构,而是法定机构,并且也有来自财政部的代表,指杨美盈已提出不正确的例子,为免造成混淆,在媒体还未引用之前应纠正。

杨美盈较后提出第二项建议,指雪州子公司应有独力的及有能力的董事,包括內部审计、风险管理及提名人选,并且应由独立的非执行董事主持。

当中,提名人选过程应透明,杨美盈也例举新加坡淡马锡为例子,而表现也需要交由第三方评估,未久即再受到邓章钦提醒新加坡淡马锡是由总理的妻子担任主席,反问杨美盈意见时,杨美盈并未正面回应。

同时,斯里安达拉斯区州议员赛韦尔也质疑杨美盈提出建议的用意,反问有否指出现有官联公司的错处,为何不以槟城为例子?

柏马登州议员苏莱曼也提及相关的建议与之前没有太大差別,已有足夠的回应。

杨美盈回应例举目的只是向雪州政府提出建议,同时也受到莲花苑区州议员张菲倩捍卫,指建议方案目的是为了建立机制。

杨巧双二度打圆场

雪州议长杨巧双随后二度打圆场,指雪州子公司、法定机构及州政府机构遴选委员会有7名委员,建议也是来自委员会,可在较后开放时间参与辩论,雪州政府的决定不一定意味委员会不能持续,反之应继续提出意见,容许杨美盈继续提呈报告。

淡江区州议员沙阿里也是雪州子公司、法定机构及州政府机构遴选委员会主席、委员有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峇都知甲区州议员罗芝雅、其他州议员包括巴耶惹拉斯区州议员凯鲁丁、哥打胡姬区州议员耶谷沙峇里等等,也在下午参与辩论。

课题也受国阵议员关注,包括双溪武隆区州议员拿督三苏丁、士毛月区州议员拿督佐汉、哥打白沙罗区州议员哈丽玛顿、双溪班让区州议员布迪曼、双溪侨华区州议员卡玛罗沙基。

杨巧双:雪州政府不一定接纳建议,但遴选委员会应继续提出意见。

阿兹敏:大臣机构已呈白皮书

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总结辩论时说,雪州大臣机构全新管理层已在较早前呈上白皮书,包括相关修正1994年的雪州大臣机构法令。

他说,本身没有动用雪州大臣权力,让雪州大臣机构法令得以修正,包括巴生港口区州议员丹斯里卡立(前大臣)也并未有修正法令。

他说,反贪污委员会已说达鲁益善投资集团没有犯错,但媒体的报道像要寻求解释。

他指出,2008年时期,雪州投资机构(PNSB)被利用为政治工具,花在出国用途,而随后由能力、公信力及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查出。

“雪州大臣机构旗下有12家子公司,惟雪州发展机构及雪州基金会都不是雪州子公司,而大多数的子公司并无法贡献盈利回酬给雪州政府。”

他说,达鲁益善投资集团已经注冊,雪州政府将从州法律顾问咨询探讨治理结构有需要透明化的层面。

阿兹敏指出,雪州发展机构只有少数的3人是政治人物,大部分人士并不渉及招标,并且有呈雪州议会审计。

邓章钦:维持各行业平衡应关注贫富收入悬殊问题

掌管投资、工业、贸易及交通的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认为,不应该忽视人民收入悬殊的情况,因为这将导致社会发展不平衡,也引发社会、政治和经济问题,进而影响民主制度。

他指出,根据2014年的大马人民、家庭收入显示,人民收入虽有提升,但上升幅度不大,证明政府在解救人民收入悬殊问题的努力依然不足。

他说,反对雪州政府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着重在解决人民收入悬殊现象,让各行各业都达到平衡的发展。

他坦言,联邦政府设定的贫穷底线,是每月760令吉收入归为贫穷,460令吉则是赤贫,然而,这底线却不能实际的反映人民经济能力。

他指出,州政府因了解这现象,所以采取与雪州大学及拉曼学合作的措施,从各方面切入,准备了人民家庭收入的数据,以制定雪州人民的贫穷底线,让作为州政府协助贫穷人民的参考。

他说,为了消除贫穷,州政府采取数项积极的措施,比如重新塑造原有的计划,协助人民创业,同时协助企业家迈向更高峰的发展、通过技能培训课程,让人民学会能够谋生的一技之长、提高教育援助金、加强乡区人民的创业能力、实行消除贫穷计划、购屋计划及提供免费的公共交通服务等。

拟定新法管理固体废料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非法工厂漂白和新村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指出,雪州政府已拟定新法令,以便更有效管理固体废料,不过至今总检察长办公室未作进一步回应。

“目前,州政府不知道总检察长办公室的立场和决定,但这措施是为确保新法令不会和现有法令有任何冲突。

“若到了年杪,总检察长办公室仍无法给予任何回应,雪州政府将把这项新拟定的法令纳入地方政府法令。”

他说,州政府已在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加影市议会、安邦再也市议会及乌雪县议会进行实验性垃圾分类计划,鼓励民众从家里开始进行垃圾分类,以便地方政府从中观察人民的反应,同时有助州政府估计地方政府是否有能力推行垃圾分类计划。

“除了这项实验性的计划,州政府也鼓励其它地方政府主动发动垃圾分类活动和项目。”

阻碍交通 
不鼓励小贩路边摆摊

雪州政府并不鼓励小贩在路边设摊摆卖,主要是避免造车交通阻塞、引发卫生问题和为道路使用者带来麻烦等。

他说,地方政府可通过漂白计划,协助没有执照的路边摆卖小贩,也可选择采取法律行动取缔他们。

欧阳捍华在州议会问答环节上,回答南柏再也区州议员卡欣阿都拉的口头提问时,这么指出。

他指出,州政府暂没有无牌小贩的准确数据,粗略估计全雪州有逾2000至3000个摊位。

749万罚单383万张未还

欧阳捍华说,从2008年至2015年,雪州12个地方政府共发出749万513张罚单,当中有383万3832张罚单未还,另有5万1315张被撤销。

他说,在这8年所累积的罚款总额达6亿6801万1656令吉9仙;他在雪州议会中回答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的口头提问时,这样指出。

“不过,当局也对拖欠罚单者采取法律行动,当中涉及110万5075张罚单。”

化学厂需符环境局指南

阳捍华指出,根据资料显示,甘榜迪沙阿曼(Kg Desa Aman)目前有20间非法厂家,当中有的设在住宅区和商业区等。

他指出,一些涉及化学事宜的工厂,需确保符合雪州城乡规划局(JPBD)的雪州发展指南和标准,也得符合环境局的相关指南。

八丁燕带小贩免租金建议回响差

欧阳捍华指出,瓜雪县议会虽然早前有提出让业者豁免八丁燕带一间小贩中心某段时期的租金建议,惟回响差强人意,相关建议仍然继续开放。

欧阳捍华是回应依约区州议员依德利斯口头提问,指瓜雪县议已计划取缔八丁燕带的非法小贩摊位,会把小贩安置在该小贩中心中。

瓜雪县议会已鉴定依约休息站人潮少的原因,因为晚上光线不足,晚上只有两摊小贩营业。

“瓜雪县议会将研究,希望能改善现有的情况如增设儿童游乐设施丶增加灯照设施尤其是晚上时分,增设休息站的指示牌等。”

另外,他说,瓜雪县议会也在其官网中推动出租空置摊位的促销活动,并在该建物外一带高挂横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