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巧手

你不要看有些人的乳名叫番薯、芋头,或者乌龟、水牛,这只是他们的祖辈或父辈,相信取这些低贱之名,孩子容易养大而已。一到他们进私塾或学堂,他们的名字要嘛很文雅,要嘛很霸气。

那天在餐馆吃饭,孩子点了一客“蚂蚁上树”,端上一看,是肉碎拌豆腐,相当可口。我以前在台北也曾因好奇,点过“蚂蚁上树”这道菜,但那是炒鸡蛋吧了。虽然两者不同,但我佩服取菜名的人真行,他能激起客人一试的好奇心。由此可见,名字无论对一个人或一道菜,都是很重要的。

最怕取坏名

广东人所谓的“唔怕生坏命,最怕改坏名”(不怕生坏命,最怕取坏名),其实是一种生存哲学。认真说来,不单是广东人,所有的华人,都很重视名字。你不要看有些人的乳名叫番薯、芋头,或者乌龟、水牛,这只是他们的祖辈或父辈,相信取这些低贱之名,孩子容易养大而已。一到他们进私塾或学堂,他们的名字要嘛很文雅,要嘛很霸气,令人惊叹,完全是另外一幅景象。

要取一个好名并不是简单的事,尤其是你拥有一个很难配名字的姓氏。比如良心、天德等都是好名字,但如果你姓“吴”,我劝你还是远离它们。又比如道义、好心等,都是人见人爱的好字眼,如果你也喜欢,那你最好不要姓“贾”。

现代人替孩子取名,很讲究笔画,又注重声调,例如笔画定要偶数,声调不能孤平等,否则,大富大贵就与你无缘。至于那些嫌名字妨碍了财运或功名,而请改名专家在名字上加“金”旁或“水”旁的,就等而下之了。

小说家会取名

但也有一些取名的巧手,特别是那些写小说的作家们。例如琼瑶,她小说里的人物,男的叫何慕天,女的叫李梦竹(《几度夕阳红》),都是文绉绉的、很有文艺气息。武侠小说大家古龙,也很有取名的天份,什么楚香帅,什么西门吹雪,什么李寻欢、胡铁花等等,都名如其人,恰如其份。金庸这方面亦不遑多让,什么虚竹、梦姑,什么黄药师、老顽童、欧阳锋,都是易于记取、很有特性的符号。

事实上,凡是写小说的人,都会面对取名的困扰,尤其是长篇小说,因为人物众多之故。我那本小作《小城恨事》,男主角叫梁盛,那他哥哥该叫什么名?当然是梁强。女主角叫路丹凤,路是谐音,因要避嫌。另一男主角叫李和民,作家史灵说名字很好,应该是一个大好人,但在小说里却是大奸徒。

我们故去的朋友施远,也是一个取名高手。他30多年前演话剧,有一次在市政厅礼堂响锣,邀请我夫妇观赏,那时孩子还小,只能一起出席。戏演到一半,小儿子开始不耐烦了,刚好施远在台上大喝一声“走开”,我的小儿子也学着大叫一声“走开”,寂静的大堂顿时爆出笑声。从此,施远的花名就叫“走开”。

这当然是笑话。可施远取名真是一流的。好多个月前,我有一篇游戏文章〈好望角之恋〉在《商余》刊登,“好望角”就是他取的名。旧时双威镇旧区有两间咖啡店,我们常去光顾。

可是,一间肮脏,一间比较清洁,偏偏肮脏那间的东西更加好吃。于是,施远取名一间叫“黑店”,一间叫“白店”。“黑店”有一档经济饭,不很贵,70多道菜式,卖相好味道更佳,顾档的小妞稍胖,施远私底下叫她“胖姑”,大概要与金庸笔下的“梦姑”、“傻姑”别苗头吧。那当儿,他偶会打电话来,简略地说:“今天去‘黑店’,吃‘胖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