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淋淋

淡杯咖哩叻沙里的血蛤,掺着咖哩一起煮,缩小了不少。血蛤令我想起早期与友人来时,他叫了一碟烫血蛤。结果端出来的血蛤血淋淋。原本少吃蚌类的我,在友人吃了几粒后,请他们再烫过。结果重烫的血蛤,似乎比之前的熟一些,却依然血淋淋。如此血腥,吓得我不太敢动手。友人吃了几粒,弃之不吃。或许在异乡吃着他乡的味道,是需要习惯与多重调整。太过血腥,是不是也需归类为,习惯与不习惯之间,该调整的口味?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