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早已至尊还待如何/黄子

二战结束,亚、非、拉的殖民地民族主义风起云涌,向西方列强争取独立。为了独立自主,借助高涨的民族主义,有必要的历史使命。

独立之后,经过半个世纪以上的岁月,由民族主义变酸的民粹主义若持续发酵,即非民族之幸,更非国家之福,反之,发酵而发馊,则会成为伤害国家的健康发展。

立国之初,为团结全民而高举本国国语,无可厚非。但把语文至尊化犹不足,尚进一步压制其他语文的学习,无视其他语文在科技经济等实用性,简直是划地为牢的自囚,自绝于进步和发展。

我国的国语政策,国语早已被真理化神圣化。日前一个国语学术研讨会上,华巫学者还在悲叹国语不受重视,其悲叹才是国家的悲哀所在。其他语文已被抑制被边沿化到哑口地步,民粹主义的政客、象牙塔的学者,还想怎样?

学习科技经济语言

学生除了国语、宗教之外,尚有各种学科知识必须掌握,学海无涯,而生也有限。把国语学得出神入化,把宗教研究得上通三重天下入黄泉,学生都当国语教师和宗教司吗?

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功效,先是世界排名一百以内的马大,江河日下,后退几百。八十年代末期,医学系不受英国承认。而今呢,因为英文太差,千名实习医生当不了医生。

种族主义的政客和民粹式的学者,请记得,国家要发展,要掌握科技知识;要发展经济,学生需要学习的不只是国语,英语以至华语也不可忽视。因为后两者才是科技、经济语言。学习国语,不等于唯独国语—学生的时间和学习能力绝对有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