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岛上看龙船

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okok,和彩绘的皮影戏图样,也是传统船装饰的选择之一。

彭亨州的北根(Pekan)——一个简朴的小市镇,离关丹50公里,靠近彭亨海岸线与彭亨河口交界处,慢活慢走的地方。来到这里本来是跟着导航往关中而来,却没有找到这一个倍受争议的学校,反而发现了一些特别的景点。

Pulau Beram其实是彭亨河中的冲击岛吧。小小的小岛就在苏丹阿布巴卡博物馆的对面。岛上什么都没有,就设着一个水运交通陈列馆(Galeri Pengangkutan Air),跟着一个缓道,转过就是一个开放的陈列馆,在现在这一个处处标榜个别民族标志的地方,大门口摆的居然是两艘龙船,看来画工也不特别精致,应该也是平民百姓的作品,船头吐舌青龙仰首前看,船尾还有龙尾加持,船身上也两边有七彩龙身绘图,看来和我们平常看的五爪龙类似却没有四肢。

形象相对简单的爪哇龙。

不是皇帝专有符号

如果根据田旭桐、侯芳合著的《老京城建筑:彩画》(广西美术出版社):“远古时候的龙形态像蛇,无足无翼,一直到商代才开始为龙添足。”

那么这一艘船上绘的就很有古朴之风了。说不定是哪一个远古就迁移的族群,那样漂洋过海远离文化的根,却苦苦守着那唯一的凭据,一直到母亲都换了容颜,也还在异乡描绘着当年的轮廓。一如越南被隽永保留的明代习俗文化,离开了家,反而被永远的跟随着。

守门的其中一艘龙船,没有说明来处,也就不知道该如何追溯根源。

当然那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往爪哇的文化看去,他们也有Majapahit的爪哇龙(Naga Jawa),龙的形象也是这样的模样。这个朝代记录上是在商朝之后大约2300年,是中国元朝的时候。在当时,龙并不是皇帝专有的符号,普通老百姓是把龙当成了神兽来融入建筑装饰之中,尤其可见于屋脊之上,大门上或是梯级处作为守护建筑的吉祥物。

这些不知年代的船板,看来历经海水侵蚀,有藤壶留下的痕迹。

爪哇龙翻浪而游

爪哇龙并不腾空而飞,只是翻浪而游,这一说爪哇龙就要和斯里兰卡庙前的Makara拉上关系了,作为河神、海神的行兽,当然是船身上最佳的护航者。

这样看来,这龙牵扯一下就把印度、中国、爪哇拉在一块,如果来做一个研究,把时间点和地点还有航线一并来看,是不是一段很奇妙的旅程?那么到头来还有什么文化的分化问题,毕竟在那还没有详细记录的日子,我们就是那样的世界大同。老祖宗们说不好在那个年代都是亲戚呢。

船上神鸟形象的“bangau”。

神鸟固定船帆

除了这一个让我大发奇想的龙船,另外一艘船上的神鸟雕刻则被安在船的右侧,马来语称它为“Bangau”,虽然翻译为“鹳”,却不一定是鸟类雕刻。船的设计上,这“鹳”指的是一块用来固定船帆的板块,也是船上很有灵气的保护神,一旦停航,必须拆下保存。

Okok就实用价值多一些,是把锚挂起的地方,可是就连这一个小小的配件也不马虎,这些民家用的出海渔船就是那么事无巨细的都描绘雕刻好,美得像一件件的艺术品。

类似的装饰现在已经不复再见,这些已经离海的船摆放在这里,带给我们无限的遐想,而当年却是让讨海人在狂风巨浪之下可以安心的,用心的为一家几口摆渡的承诺。

来一趟这里,看一看民家的舟,旁边有皇家的大船。觉得这一个水运交通陈列馆虽然简单,然而这些收藏还真的难能可贵,发人深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