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决定提控与否等同审判
总检察长权力应受局限

马哈迪:总检察长决定案件提控与否,取决于其个人意愿。

(吉隆坡11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认为,政府不应“全权”让总检察长决定案件提控与否,而是应设立一些条件去决定。

他指出,大马采用的制度给予总检察长太多权力,这或会被滥用。

马哈迪今天出席2015年第二届大马反贪斗争研讨会时说,“当你赐予总检察长这个权力时,就等于在审理还未进行,就赐予总检察长起诉和判决的权力。”

他说,总检察长应以公正方式操作,因此应修改法律来界定总检察长的权力。

“目前的制度,如果总检察长发现一个调查案件涉及贪污者是比他高一级的,他可轻易选择不对付。这取决于其个人意愿。”

华裔组织要纳吉下台 找G25免变种族课题

马哈迪坦言,曾有一个华裔组织主动与他会面,讨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下台事宜,而他为了避免此事宜演变成种族课题,找来了“挺中庸,抗极端”的25名马来精英组织(G25)帮忙,以支持该组织。

他说,如果只有华裔发声,他们就会被人指控反巫裔政府,因此他认为,要首相下台,必须是全民族的要求和心声。他指出,任何有意改变国家现状的人,必须先专注在如何除掉现有领导层。

不换领导难有变化

“我的首要目标就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下台,接着下来,制度改革的工作就交给新届领导人处理。”

他说,这也是他现身于净选盟4集会的原因,至于其他事情,就交由多数人去决定。

“现阶段而言,我能想到的,除非撤换领导层,不然别期望国家有变化。”

他是针对早前净选盟2.0前主席拿督安比嘉表明如果马哈迪愿意改变国家现有制度,而非只关心如何除掉纳吉,她愿意与马哈迪合作一事,这么回应。

马哈迪到达会场后与出席者握手问好。

“伸出颈项 预了被砍”

针对自己两度亮相净选盟4大集会,并发表演说,马哈迪表示,自己已做好被警方提控的心理准备。

“既然我已把颈项伸出来,就预了会被人砍。”

他说,本身不会理会别人对他的看法,因为凡是他认为不对的,他就会继续发言。

他解释,一个民主社会的宪法赐予人们自由言论。

“难道我说必须撤换首相,就等于违法吗?请问是哪项法律说的呢?在其他国家,要求首相下台是常事。”

他指出,现有制度下,首相纳吉挑选支持者组成内阁,所以无论他做什么,很少会有人与他唱反调。

“若由其他人委任的理事会成员,或会常与纳吉唱反调。”

他认为,即使首相不听这个理事会成员可以给予的意见,至少他有机会听到不同的看法和意见。

回呛卡维斯“看谁能笑到最后”

针对人民进步党主席丹斯里卡维斯以“小丑”形容不断批评1MDB的马哈迪,后者则回应,“我们且看看谁在说笑,谁又能笑到最后”。

他质问,好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捐献数十亿令吉给一个人,并认为即使不是这笔数额,捐献者必定有所求。

贪污迈向枱面交易

他对有关捐献者为何捐出这笔巨额,以及接受捐献者把钱花到何处表示不明白。他形容,我国贪污分为两级别,即枱底(轻度)和枱面(严重)交易,而我国现状迈向枱面交易,甚至还制度化。

提及政治献金课题,马哈迪坦言,政治确实需要献金运作,但要胥视用途,如果用来购买选票,是不对的。

“而且,政治献金数额并不需要到数十亿,这么多钱,是有贪污之嫌的。”

教育部应开办肃贪课

马哈迪促请教育部勿只专注在宗教教育,应让校方开办灌输肃贪的道德教育课。

“现有的宗教课只着重在缴天课、祈祷、诵经、死后的世界等方面的教育,还未正真提及可兰经教义,教人为人正直。”

奢侈生活方式显示贪污

他也认为,奢侈的生活方式让一个人有贪污之嫌,而法庭应该接受作为审理类似案件的准则。

“如果你要留意一个最高领导人是否有贪污,就观察他的生活方式,如果一个人拿到巨款,但没有用完就死了,这一点也不好玩(not fun),因此他需要消费,把这些钱财化为肉眼看得到的东西,才有意思。”

他说,很遗憾的,法庭认为奢侈的生活方式不足以证明一个人是否贪污,还需要证人指证有关人士收了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