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为了做官/罗汉洲

在雪州行动党代表大会中,有些代表建议该党退出雪州政府,理由是州务大臣阿兹敏无视希望联盟已取代民联,依然和伊斯兰党合作执政。

自从希望联盟成立,民联解散后,雪兰莪州政府各成员就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成了临时凑合起来的团队,大家都为了做官而自圆其说地凑合着。

假如卡立依然是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极可能以公正党署理主席身分力促卡立与伊斯兰党切割伙伴关系,但阿兹敏现在却若无其事,不肯,或不敢把伊斯兰党逐出州政府,依然让它作为执政伙伴,所为的就是要保住他那把州务大臣交椅吧了,人岂可不为自己着想乎?

不管原则只求当官

雪州州议会共有56席,如果把伊斯兰党逐出州政府,合公正党(前州务大臣卡立已是“自由人”)和行动党只有28个席位,诚信党有两席由伊斯兰跳过来的人,希望联盟仅能以一个马鼻的微差多数议席执政,阿兹敏的州务大臣宝座乃岌岌可危,雪州随时会上演霹雳州变天历史,殷鉴不远,阿兹敏不敢不挽留伊斯兰党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第12届大选后,公正党国州议员的表现令人不敢恭维,甫上任就贪污腐化、窝里斗、辱骂党中央、跳草裙舞,阿兹敏对这些事当然记在心里,于是对自己党同志的忠诚度缺乏信心。因此要他排除伊斯兰党,以三几个多数议席执政,他实在不敢冒这样的险。

另一方面,伊斯兰党既被希望联盟摒弃,雪州伊斯兰党如果还有点骨气的,就应该“不食周粟”,主动退出雪州政府。

然而它却赖着不走,原来也是为了要做官,做行政议员、执政州议员、地方大小官员等等,上上下下都如此盘算,至于什么骨气、尊严、原则,管他吧!好官我自为之,何况党中央也乐得让他们有官可做。

在行动党这边,副主席邓章钦说行动党必须留在州政府以制衡伊斯兰党。这些话和马华讲的“留在国阵以维护华族权益,为华人争取权益”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多来讲”的话,说穿了也同样都是为了要做官而制造借口。

竭尽所能保住政权

潘俭伟比较老实,他坦言这是“特设联合政府”,是权宜之计,但不会永久维持这样的模式。也就是姑且临时凑合着以保住来之不易的执政权,以后再瞧着办。换言之,还是先保住官位要紧,做官为先。

反对党人常常讽刺马华和民政为了要做官而不肯退出国阵,但如今至少雪州里的行动党、伊斯兰党以及公正党何尝不然?也是为了大大小小官职而活在已解体的民联中,大家都为了做官而姑且凑合在一起。

执政权的确得来不易,前仆后继奋斗了50多年才拼到这个机会,但却极可能稍纵即逝,所以弥足珍贵,必须极尽所能来保住政权,保住官位,做得一日是一日,所以三党,尤其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唯有“折节下交”,与闹翻(?)的旧伙伴暂且合作,做官实在是一件太可爱的事,没有做过官的人是领略不到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