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难躲“慰安妇”问题/陆培春

不出所料,中日韩峰会失败告终。朴槿惠总统、李克强总理与安倍晋三首相三人握手时,彼此扭扭捏捏,予人勉强不自然的感觉,反映了安倍与两邻国领袖仅见面拍照的外交秀于事无补。还有,朴槿惠重华轻日,设宴款待李克强,对安倍却“冇眼睇”。原因很简单,安倍始终不愿在战争责任及“慰安妇”等问题上悔悟及赔偿,只表示“愿加速协商”,结果“破冰”会谈等于没谈,冰山仍挡路。

战后日相中,安倍属极右派,除妄想通过武力与美国平起平坐外,对战前军国所作所为却极力肯定,不承认侵略,不悔过自新,也对“慰安妇”等受害者的赔偿问题漠不关心。如此右派政客,怎会跟战争受害国的中韩达成共识,共同展望未来?

长期困扰韩日两国的慰安妇问题,关键在于日方不认罪、不赔钱。两国早在1965年就签署了日韩基本条约,日方因此坚持问题已解决不可翻案。1995年又成立亚洲女性基金,慰安妇各救济200万日元,但受害者认为日政府推搪责任,让民间替他代罪消灾,不少人拒领。

朴槿惠紧咬慰安妇

2011年底,市民团体在日本大使馆前设立慰安妇少女坐像,前不久还增加中国少女像,对日施加压力。现幸存者仅46位,皆垂暮之年,倘若日本坦诚认罪,衷心道歉,就应争取时间,在这些在精神上与肉体上饱受折磨的苦命人儿在世时还清这历史债务。为何加害者不争取这宝贵机会,甚至被人三番四次督促和指责,仍脸皮厚心肠黑,无动于衷,只顾“面向未来”?“慰安妇”等战争牺牲者,在安倍眼中,难道不屑一顾?

前总统李明博于2011年12月8日登上主权争议的独岛(日称竹岛),表明是韩国领土,引起日方不满。2013年2月朴总统诞生以来,作为女性,对慰安妇问题很执着,加上安倍思想超右倾,特意与韩针锋相对,致使3年半双方不见面不对话,即使在第三国外交场合偶遇,女总统也是冷若冰霜,双方关系之僵硬,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固然,中日韩三国经济后退,家家有本难念之经,均设法摆脱“政冷经冷”僵局,而老大美国也急欲把投入共产中国怀抱的韩国拉回来,日韩又是她在亚洲的盟友而必须合作来面对朝鲜问题及中国崛起的影响。

躲过初一难过十五

在奥巴马压力下,朴总统只好勉为其难,强作欢颜,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会谈几乎集中慰安妇问题,她还郑重其事提醒安倍想出的解决方案,需满足其国民要求水准,可见两国关系紧张的一斑。

调查显示,62.7%的韩人认为韩日关系恶化原因在于日本,尽管日方早在半世纪前就“努力”解决双方难题,但安倍应明白那是军人独裁的年代,民众之声无从听闻,结果日获益韩受损。安倍常自负日本是民主大国,又大力推行“价值观外交”与“积极和平主义”,企图以自由民主和人权等西方普世价值观来抗华,抹黑其领导人形象。若然,日本应从自己做起,而非强求人家这样那样。

老强调“已打开对话之窗”,埋怨人家不跟他谈商的安倍,这次有机会与朴总统推心置腹畅谈,又强调“未来志向”,想必很满足,但他说不想给下一代留个烂摊子,显然有其政治目的,为即将到来的参议院选举捞取年轻人选票。

安倍应搞清楚,这回球已落在他手里,今后若一如既往不自净,不在战争问题上作结论,而国内政要也不停止歪曲二战及慰安妇问题、不放弃参拜靖国神社而让敏感争议延续,则今次“对话”会变成废话,无法解消日本与受害国家在战争问题上长期的对立与争执。换言之,日本右派的战争观与历史观又接受了另一场严峻的考验。

朴总统好意,安倍暂时躲避“慰安妇”问题,凯旋归国了,但躲得初一,躲不了十五,不如马上鼓起上月在国会强行通过《战争法案》那般牛劲,一劳永逸地解决历史悬案!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