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港变“欧阳康”
历史墙华文翻译成笑柄

后港4道第682座组屋底层的大路美食咖啡店设立历史墙介绍后港历史,其中华文翻译错误连连。(图:联合早报)

后港4道第682座组屋底层的大路美食咖啡店设立历史墙介绍后港历史,其中华文翻译错误连连。(图:联合早报)

(新加坡12日讯)狮城后港咖啡店请设计公司为店面营造怀旧氛围,还设立一道“历史墙”,然而,华文翻译失误连连,引起议论。

这家咖啡店位于后港4道第682座组屋底层,业主是大路(Broadway)美食咖啡店集团。

该咖啡店两年前以2388万8888元(约7354万3200令吉)高价达成转售协议,创下当时的组屋区咖啡店最高纪录。

据了解,咖啡店一年前完成翻新。业主聘请设计公司在柱子贴上印有古早生活面貌旧照片的墙纸之外,咖啡店一角还装饰成一道图文并茂的历史墙,以中英文介绍后港历史。

华文翻译乌龙处处漏字连连

然而,华文翻译部分,多处翻译乌龙,而且漏字连连、语法不通。

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读者郑昭荣昨天投函,以“不知所云”、“不堪入目”形容这篇华文翻译。

自称“后港人”的郑昭荣写道:“恳切希望店主或相关人士,另聘专人重新翻译,以免传为笑柄,丢人现眼。”

记者走访咖啡店,发现有关华文翻译文字,确实多处让人看了一头雾水。

例如,“itinerant Chinese medicine men”(卖膏药的江湖郎中),译成“巡回中国医药男人”;“story tellers spinning yarns”“(讲古的说书人),译成“说书纺纱的纱线”。

一句形容许多私人住宅区坐落于后港新镇数千座组屋当中的英文句子,即“Today, it is an HDB new town interspersed with pockets of private residential areas”,则被翻译成:“今天,它是穿插着口袋里的私人住宅领域的数以千计的房屋单位的组屋新镇”。

一些具新加坡文化色彩的词语,则被译得“面目全非”。

例如,后港第二邻区中心过去是苏马巴实龙岗村,曾有一口被潮籍村民称为“大井脚”(Tua Jia Ka)的大井,却译成“大佳脚阱”;“后港”一词源自于福建话和潮州话“Au-Kang”,翻成“欧阳康”。

《联合早报》记者联络大路美食咖啡店集团,但公司管理层在截稿前未置评。

有民众认为,咖啡店有心介绍后港历史,值得鼓励,但翻译失误留下败笔,令人惋惜。

专业翻译员相信
失误因利用网上翻译工具

狮城一名从事翻译和口译工作达10年的翻译工作者张舒彬受访时说,历史墙的华文部分相信是利用网上翻译工具翻译。

“客户要求设计公司或广告公司报价时,拿到工作的一般是估价最低的公司。从事设计或广告制作的人往往对翻译不在行,不是利用网上翻译工具,就是聘请来自外国收费较低,但未必熟悉本土文化的翻译员。”

张舒彬观察到,如今不少政府部门在翻译涉及新加坡文化内容的文字时,倾向聘请新加坡翻译员,“但一些民间业者对翻译还是缺乏认识,以为懂得双语就会翻译,或以网络工具代劳也一样。其实,如果做好检查及把关的工作,这类翻译失误是可避免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