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引领全球
模具业走向转型 强化竞争力

大马模具厂商公会(MMADA)会长张添说,中国模具制造经过30年的发展,不但成为制造大国,未来30年还要把中国变成制造強国,这与政府的強力支持及引导、投资和工业界的配合是不可缺的。

而我国面对中国模具压力主要体现在价格及量方面,因为中国的钢材价格比我国低超过30%,令大马模具业的竞争力比中国逊色不少。

戴炳基(左)和张添分享该行业的精密技术。

张添指出,中国精密模具业已是全球最大,但在超精密的模具还要從日本、德国及瑞士进口。

日本的模具工业目前仅集中在超精密产品,而电子和汽车模则向韩国、中国、台湾及泰国进口。

他说,由于中国大量生产钢材料拉低钢材价格,而我国却面对进口原料须缴税的问题,连最普通做工具用途的中碳钢( Medium carbon steel),大马政府也有配额及须征税,因为要保护本地的钢铁工业。

“有鉴于我国钢铁厂没生产特殊钢和中碳钢,加上政府征收中碳钢20%进口税,促使大马中碳钢价格比起国际市场贵了约30%,拉低我国市场的竞争力。”

一个模具的模板,如汽车轮胎模外面95%由碳钢组成,模板内重要的部分则使用铝及合成钢等材料特殊钢。

征收20%入口税的中碳钢须,主要从中国进口;而特殊钢则须征收5%入口税,主要从韩国、日本、中国、欧洲、美国和台湾进口。

要求免除中炭钢板材进口税

张添说,大马模具厂商公会正与有关单位会谈,要求免除这些本地无生产中炭钢板材的进口税,如果真能解决上述问题,我们精密工程的前景是广阔的。

此外,该公会也要求政府探讨取消特别钢材料、道具和机械工具组件的进口税,以及检讨原料征收的程序申请批准证书(COA),如高质材的特别不锈钢,或其他制造业的材料和产品,以便减少企业营运成本,提高竞争力。

在十多年前,亚洲模具业的龙头是日本,不过,随着中国快速崛起,日本不论在技术、设计及市场上都已面对压力。

成本重难与他国竞争

与此同时,在东盟,我国的材料价格也比泰国逊色,就此,我国政府正对泰国、土耳其和中国钢材 (中碳钢和建筑钢材)进口加了反倾销税。 

该公会总秘书戴炳基说,最好的精密模具技术,我国都有,只是本地企业的成本,在原料和刀具上必须征税,加重成本,令本地企业无法与其他国家竞争。

“我们主要是要减少生意成本,我们要买做模具的原料特殊钢,从外国买钢要支付进口税,反而若买一个做好的模具却不用缴税。”

外资减少

另一方面,戴炳基透露,在过去5年,来马的外资,比起印尼和其他东盟国,我国逊色不少。

他说,20年前,外资会选择大马,因我国有各种各样的优势,今天他们不一定要选大马,因为还有印尼、泰国和越南。

张添表示,这5年来外资在马所面对的最大的问题是,外资来马投资后,找不到辅助工业和技工,我国有工程师却没技工,工业整个生产线的人大部分请印度和菲律宾的技工。

“从10年前开始,大马不欢迎劳资密集的工业,做鞋做布做冷气机的工业,我们已经不欢迎了,那些工业已陆续移到泰国、中国、越南、柬埔寨、寮国,以及目前成本最低的缅甸等。”

此外,他指出,全马有3000家做精密工业的公司,仍算少数。

如今,我国政府要推宇航和医疗,包括药品和医疗器材、精密电子和机械设备的生产,但还是面对技工短缺的问题。

在十多年前,亚洲模具业的龙头是日本,不过,随着中国快速崛起,日本不论在技术、设计及市场上都已面对压力。

资金障碍无法做大型模具

大马模具业存有数个隐忧,足以致伤本地模具行业,削弱其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让大马模具业逐渐被其他国家追赶,甚至远抛后头,逐渐失去市场优势。

大马模具厂商公会副财政杨国强说,本地的模具公司厂商目前只做中小型模具,无法做大型的模具,原因源自资金和技术供应的问题。

他指出,本地模具厂商接获多方要求做大型模具的建议,但要做大型模具就需要大型投资,这点对大部分大马模具业厂商都是中小型企业而言,资金是最大障碍,需要政府部门资助和配合才行。

他指出,一台制造大型模具的机械需要700万至800万令吉。本地汽车业的大型模具有80至90%是进口模具,只有10%小型模具是本地制造。

张添补充:“我国模具业拥有世界级的技术,缺乏的是做大型模具的工具,若要做2米或3米尺寸的大模具,本地公司相较会困难些。当然,本地还是有1到2家公司在做大型模具。”

大马中小型企业模具公司多从事高精密,相对复杂及现代工程,多数涉及在技术精密的高复合低产量产品(high mix low volume product)。

企业力争上游分东盟“蛋糕”

明年起,东盟经济共同体将落实自由贸易区,人力资源、资金和服务皆可在自由贸易区内自由流通。

询及大马如何在东盟区域内保住其竞争优势,张添坦言,我国要在东盟区域内分到经济“蛋糕”,大马企业自己要懂得力争上游。

“东盟有6亿人口,若我们赶不上,就会给人‘吃掉’,这就是我们今天所面对最大的问题。”

他指出,我国模具业的精密工程技术水平不输人,最先进、最好的机械都有,只是产量不足,在600家国内模具公司内,可能只有30家大马模具公司能与世界竞争。

不应设太多贸易屏障

此外,戴炳基说,我国政府也要实施开明贸易政策,不能设定很多贸易屏障。

“你是贸易国,你就要开放,就如新加坡一个小国,进口材料、刀具和零件都没抽税,才能和他国竞争。”

落后新加坡10年

至于新加坡精密工程业及模具业致力追赶德国、日本及瑞士水平及程度,相对的也快速淘汰较落后的技术,而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大马的模具业已被新加坡模具同业远抛整10年以上。

就此,张添指说,新加坡在离开大马后,便大力发展制造业来解决年青人的失业问题,开始设立技职教育及改进大学的课程。 

同时,新加坡设立各种科技中心來协助大中小精密工业的创新及转型到医药、生物科技、 通讯、高端电子、宇航工程、油汽工程、军事设备和造船等高增值的制造业,这些行业都雇用高技术和高工艺的高薪人员。 

他指出,在2003年,人力资源部成立九大培训中心,投入十几亿令吉,但从那时开始到现在,那些培训中心大部分的机器已旧了,没有提升,就停在那儿裹足不前。 

戴炳基说,就此,其他国家已迎头赶上,如泰国、印尼、越南和菲律宾国家,已追赶着大马的步伐。“以前他走在后面,今天跟我们走在一起,可能明天就走在我们的前面,这是我们面对的很大挑战。”

接班人不再是问题

张添指出,我国有95%的模具企业都是华裔商人,早期都是家庭式生意,之后有少数企业因退休后无人接管而关闭。

“如今,模具业已慢慢转型成企业模式,接班人不再是问题。”

技工不足

从事电子电器行业的杨国强透露,在我国的JVC电子产业有限公司的许多分行都关闭撤走或缩小规模,导致周边行业的本地同行也被迫关闭营业,促使本地市场越变越小,原因就是因为我国技工不足及竞争力不够强。

他指说,我国要做高科技产品,却很难找到编程工程师(programming designer)。

他认为,虽然大马政策是要企业涉及高科技和高工业领域,但家庭式产品工业也要兼顾,否则本地生意变少,市场也随之缩小。

“大马市场太小,我们最近很多生意都没有了,要去外国找生意,如做很多欧洲市场的生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